一座军港的实战化脚步

凌晨4时许,上士侯杰伟把堆放在码头的工具整齐码好,顾不上掸一掸迷彩服上的灰尘,就和战友们登上停在一侧的大巴车。

数小时前,北部战区海军某综合保障基地军港管理保障队警铃响起:受大风影响,码头靠泊的舰艇摇晃严重,需紧急加固缆绳。

侯杰伟和战友们连夜出动。一番奋战,一根根缆绳被重新加固。

风力渐小,军港逐渐恢复平静。

大巴车内鼾声响起。此刻,侯杰伟没有睡着。透过车窗,他看见军港管理保障队队长王子钊朝码头前端走去,对码头设施进行最后的检查。

这一刻,望着队长的背影,一股莫名的自豪涌上侯杰伟心头——战舰驰骋大洋离不开他们这些保障兵的默默付出。

在侯杰伟印象中,军港的夜从不是“静悄悄”的,但他也从来不知道“头枕着波涛”是什么感觉。他无数次问自己:“当海军不上舰,算个啥?”

大多数时候,他们这些保障兵面对的是一次又一次相对平淡的靠泊保障、维修保养。

一座军港的实战化脚步

作为海军新型综合保障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座军港专业种类涵盖作战勤务、雷弹军械、油料补给、装备抢修、军交运输、物资供应、卫生医疗等众多领域。

在这里,油料兵、军械兵、汽车兵、带缆兵……他们的称呼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那日复一日的兢兢业业和默默付出。

看到码头上那个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侯杰伟突然想起队长常说的那句话:“保障好舰艇,这是我们的战斗!”

回望过去,侯杰伟发现,自己的11年军旅生涯中,并不缺少惊心动魄的时刻。那些热血涌动的瞬间,就像慢镜头般被他一帧一帧地收藏在心底。

在远海大洋,那些战舰犁出的一道道深蓝航迹与这群保障兵紧密相关。他们共同守护的码头,是战舰劈波斩浪征途上的“原点”。

一艘艘战舰从这一“原点”出发,带着这座军港最有力的支撑和一群保障兵们最美好的祝愿,驶向深蓝。

这一次,我们将焦点对准这座军港,对准这群默默无闻的军港保障兵。

舰艇编队从军港起航,码头上的那个背影是谁

室内,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某型驱逐舰入列的画面,瞬间抓住了军港管理保障队机械分队分队长袁庆成的目光——

整齐缠绕的缆绳、被擦得锃亮的系缆柱、一尘不染的码头面……除了那艘银灰色的战舰,画面中其他的一切都是袁庆成和战友们的“作品”。

和以往一样,这则新闻里,找不到袁庆成和战友们的身影。

袁庆成并不感到意外。

这座军港保障过各型舰艇和多种任务,许多媒体记者都到此采访拍摄。但镜头中,他们这些保障兵的身影总是一闪而过。

“没事,只要知道那些高光时刻背后,有我们的一份付出就行了。”袁庆成说。

其实严格算起来,袁庆成和战友们也不是从未上过镜——

“我们偶尔能露个背影。”袁庆成的笔记本里贴着半截报纸,上面是一张照片——

一名水兵跨立站在码头,尽管他的身影被虚化了,但橘黄色救生衣以及上面的“中国海军”四个字,仍然十分醒目。下面是一行小字:某舰艇编队从某军港起航。

这是袁庆成从军10年里,最引以为傲的一次“露脸”。

这些年,袁庆成见惯了夕阳缓缓消失在舰艇的舰艏后,也见惯了清晨第一抹阳光照亮军舰的银色战衣。在他心中,“我们的军港最美”。

每年新兵下连,袁庆成都会带着新战友到码头上转一圈,给他们讲每块碰垫、每段缆绳、每根管道背后的故事。

说起这座军港10年间的变化,袁庆成觉得不可思议。随着我军海上任务越来越频繁,舰艇保障任务越来越繁重,一些制约保障效能提升的问题一次次迎来破解良机。

近年来,这个基地着眼未来战争需求,在一次次探索、一次次实践,以及一茬茬保障官兵的默默奉献中,逐步加强了军港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军港勤务应急保障能力。

袁庆成清楚地记得,那年冬天,码头面进行大整修,他和战友们开着叉车往码头上运送石材。碰上保障舰艇靠泊任务,中队长劝他们歇一会儿,战友们说:“建设咱们自己的军港,就跟给自个儿家装修一样,干着有劲儿!”

如今,走进这座现代化军港,袁庆成感到无比自豪——

码头上,大型塔吊在贯穿码头首尾的铁轨上方便快捷地移动,迅速为大型舰艇吊运补充物资;不同颜色的泵口、粗细各异的管线,将油、水、气源源不断地补充到舰艇“体内”……

这份自豪也属于这里所有的保障兵——

油料分队中士刘朕宇说:“原来仅有几个泊位配备的输油管道,舰艇加油要挪来挪去,现在不仅接口增多了,管道也加粗了,每个泊位都能实现为不同类型舰艇快速‘加油’。”

一座军港的实战化脚步

供电中队中队长张宏举说:“设备不断更新换代,岸基供电系统更加稳定、可靠。”

维修分队分队长曲宝帅说:“码头上系缆柱拉力比以前增加了近2倍,稳定能力更强了。”

“海面上驰骋着多少‘金戈铁马’,后面就有多少保障线。”笔记本上的半截贴报下面,袁庆成摘抄了这样一句话。他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多么轰轰烈烈,但在战斗力建设中不可或缺。”

那半截贴报还曾引发争论:下士陈佳辉说,照片上那个背影是自己;中士王明亮也说,那个背影更像他;谢海磊甚至找出证人证明,那个位置当时是他的战位……

照片上的那个背影到底是谁,不得而知。但战斗力建设的拼图上,他们从未缺席。

在这里,有无数个“袁庆成”。

他们的背影,只能偶尔以军舰照片的前景出现。但他们的每一份付出,无论是否被看见,都同样是照亮人民海军光明前景的一束束光。

保障兵的脚步从来没有离开军港,但他们的贡献一直向大海延伸

清晨,一场岸滩无码头油料补给演练在军港内进行。应急保障分队驾驶野战油库车、电源车和配套车等多型车辆,快速向指定地域机动。

很快,一条“油龙”出现在海面上。在不依托军港码头的条件下,他们完成了对战舰的油料补给。

“越是复杂环境、越是紧急情况,我们越要去尝试、越要去突破。”复盘总结时,油料保障分队分队长刘稳说,一次又一次瞄准海战需求开展实战化保障训练,是他们油料兵使命所在。

前年春天,某新型舰艇受命奔赴指定海域参与演练。起航在即,油料保障队收到一份紧急通知:“由于某油运船调离执行任务,不能为该舰补给油料,现指定你部为该舰进行油料补给。”

这让刘稳一时犯了难——该舰艇吨位大、吃水深,靠泊区域当时尚未铺设油料管线,保障难度极大。

经过会商,刘稳决定使用岸滩无码头补给车,横跨码头连接输油软管实施补给。然而,实操过程中,他们发现多处快速接头口径不匹配,“油路”一时架设不起来。

最后,通过远程咨询厂家技术人员,他们找来型号匹配的快速接头嫁接到软管上,才顺利完成了补给任务。

任务虽然完成了,但三级军士长王玉栋提出的问题,让所有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如果真是打仗,我们能否及时进行保障?一旦码头、固定油罐或输油管线遭到破坏,我们能不能迅速补充上?”

油料是“战场血液”。如何保证“战场血液”能够及时顺畅补给,也是该基地党委急于攻克的战斗力难题。

“要想打赢未来海战,我们保障部队必须突破岸基定点保障的窠臼,让综合保障的战位靠前、再靠前。”该基地党委一班人在议训会上达成共识。

一个月后,该基地对多个保障分队整编重组。其中,一支担负岸滩无码头油料补给和野战油库开设的队伍——机动油料保障分队在这座军港应运而生。

成立后不久,该保障分队接到了为某舰艇执行跨区域补给任务。

出发前,王玉栋在脑海中将各项保障流程预演了无数遍。在实际补给时,还是出了“岔子”。

经过一番检查,王玉栋发现,由于输油管线偏离,导致出油量不足,延长了补给时间。

“这要是战时,一分一秒都耽误不起!”为了解决出油量不足的问题,王玉栋自发研制了安全阀锁扣,不仅可以固定安全阀,防止因油管偏离导致出油量过小的情况,还能降低油管破损的几率。

在一次又一次实战化保障演练中,越来越多贴近实战、实在管用的革新成果“问世”……

为锤炼应急保障能力,他们利用复杂气象条件,在各种陌生地域设置“战场”,以实兵、实装、实地、实输的方式,进行长距离、大流量、多管线演练。

此外,他们还联合有关单位研制出VR仿真训练考核平台,官兵们可以在虚拟环境中完成设备结构拆解、故障排查、组件维修和故障定位等课目训练。

经过近年来的探索和努力,如今一条以岸基保障为依托、以海上保障为补充、岸海衔接自动化的油料保障链初步成形,使该军港的战时油料保障能力大幅提高。

这些保障兵的脚步没有离开这座军港,但他们的贡献一直向大海延伸,跟随战舰愈行愈远。

“这场码头上的‘战斗’我们参与过,未来海战也少不了我们”

首次靠泊这个军港前,某舰副舰长聂忠伟本以为人生地不熟,免不了一番费力的协调。

没想到,舰艇一靠泊,军港码头上的保障兵就拿来一本服务保障手册。

翻开手册,聂忠伟看到,水电、主副食、军港勤务等服务流程及联系方式一应俱全。一番对接,他不禁感叹:“这个服务手册真是一本‘宝典’,需要什么就按图索骥。”

“以前是被动保障,现在是‘登门问,马上办’!”谈及码头上最大的变化,军港管理保障队队长王子钊说,过去一些首次靠港补给的舰艇因不熟悉港区保障要求和流程,经常找不准对口业务部门。近两年,他们不断规范保障流程,并编印服务手册,每当舰艇靠泊就第一时间送册上舰,提升了对接保障效率。

提高保障质效的举措远不止这些——

针对舰艇任务密集、出海时间长、区域跨度大等现实情况,为进一步完成好区域装备维修保障任务,该基地在港内成立区域装备保障值班室,确保舰艇遇到突发故障,可以迅速展开临时抢修。

在不断提升保障质效的同时,该基地紧贴舰员维修培训需求,探索舰员培训“菜单式”服务模式,帮助驻泊舰员快速提高装备自修能力。

该军港还在各码头设立综合保障点,保障兵们轮流值守,随时受理靠泊舰艇提出的油料补给、装备修理、文化服务等保障需求,提供咨询、保障一站式服务,确保驻泊舰艇官兵办理业务“最多跑一次”……

除了提供高效的保障支撑,该基地也在竭力为舰艇部队锻造合格的“对手”。

远海大洋,一场复杂电磁环境下平台对抗演习悄然打响。面对红方的追击,蓝方“舰艇编队”不断变速航行、机动规避,并采取了释放电磁干扰、诱骗攻击武器等对抗手段,大大增加了红方打击难度。

在蓝方指挥室内,该基地某通信厂工程师施立彬紧盯屏幕,通过演练现场回传的视频画面和各项数据参数,全面评估新升级的多通道远程控制机动靶船的对抗性能。

“打造过硬‘磨刀石’,这也是保障战斗力的应有之意。”施立彬说,以前的遥控靶受技术限制,数据传输的速率低,稳定性也不够好,遥控系统的灵敏度也比较差,导致机动性不强,越来越难以满足实战化训练需要。

一次课题研讨会上,创新团队大胆提议:可以利用一套指挥控制设备,对多艘靶船同时遥控,模拟编队航行的态势。

这个提议得到该通信厂党委支持。他们先后建立了靶船加改装研究与应用实验室、舰艇通信装备实训联调中心等多个创新平台,日夜攻关,利用多种先进技术,实现了遥控靶到智能靶的创新升级。

提到科研人员倾力锻造的智能靶船,该通信厂厂长于昭说:“我们虽在后方,但同样瞄准最前沿的海战场,既为舰艇保障,更为提高舰艇战斗力保障。”

凌晨,一条“灯河银流”在码头上闪现。该基地作战值班室值班参谋吴旭东接到某战舰从海上发来的补给订单,一场争分夺秒的保障战斗在军港内打响。

10余支保障分队迅速开往码头,装备物资通过塔吊、传送带井然有序地被送上舰艇,各型管道内,油、水、气源源不断流进战舰腹内……

“报告,油料补给完毕”“报告,主副食品补给完毕”……很快,靠泊补给的战舰再次解缆起航,“满血”驶向某演习任务海域。

1个月后,吴旭东收到了一份演习任务简报,那艘战舰在演习中战绩斐然。

虽然简报没有提及那次紧急补给,但吴旭东和战友们依旧自豪:“这场码头上的‘战斗’我们参与过,未来海战也少不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