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时刻的货币政策

原标题:危机时刻的货币政策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各国社会被迫停摆,世界经济骤然陷入了深刻危机。为了减轻疫情的冲击之痛,各国政府纷纷出台应对政策,帮助人民渡过难关。其中,在各国中央银行的引导之下,货币政策更是首当其冲担任了应对危机的主要职责。

  尽管低利率、充裕的流动性和宽松的信贷标准大大减缓了实体经济的资金压力,然而在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下,资产价格持续飙升,而实体经济步履艰难的强烈对比,依然引来了不少困惑和质疑,甚至有声音指出,央行的持续“印钱”导致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加剧了这场“穷人的危机”。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政策应对离不开过去重大危机的经验和教训。纵观历史,现代货币政策和中央银行体系的形成不过百年,而不论是2008年金融危机,还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政策应对都深受1929年大萧条的影响,米尔顿·弗里德曼和安娜·施瓦茨的《大衰退:1929-1933》一书,即是对那场危机之中货币政策错误的回顾和总结。《大衰退1929-1933》一书来自弗里德曼和施瓦茨巨著《美国货币史(1867-1960)》中的部分章节,自1963年单独出版以来,持续受到学者关注,并为几代决策者提供理论支持。

  大萧条是近代西方经济史中最刻骨铭心的一页。1929至1932年间,从美国股市崩盘开始,危机迅速蔓延至主要国家实体经济,全球经济生产总值缩减逾二成,各国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商品价格下跌通货紧缩,国际贸易锐减,经济和生计损失难以估量,甚至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其中的教训自然也不断警醒着世人。弗里德曼和施瓦茨从主要宏观经济指标的演变、货币总量变化、银行倒闭潮、货币政策应对等多方面分析了这段历史,论述了错误地紧缩货币政策在大萧条中的危害。

  虽然有两次世界大战之间、金本位体系等复杂背景,但大萧条发生、蔓延和持续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货币政策失当。为了防止黄金流出美国,同时抑制华尔街的股市投机行为,美联储在实体经济并不要求加息的情况下,于1928年开始收紧货币政策。美元的较高收益吸引外国资金,又进一步助长了美国股市泡沫,以致后来泡沫破裂。而当英国在1931年暂时脱离金本位体系,投机者认为美国会步其后尘,开始狙击美元时,美联储再次两度加息阻止黄金外流,这又使得原本脆弱的国内经济,尤其是国内银行业承受重压,成百上千家银行倒闭,金融系统丧失金融中介和信息传导功能,信贷骤减,挤兑频发,实体经济在没有金融系统支持下自由下落。

  对货币本质和货币政策职能的认识偏差,造成了大萧条时期货币政策的被动立场和政策工具的使用失当。而弗里德曼和施瓦茨严谨的论述表明是货币政策的紧缩导致了宏观经济衰退,酿成了原本可以避免的灾难。

  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比以往数次危机都要来得迅烈,而危机的应对策略中也处处可见决策者汲取大萧条时期教训的影子。

  美国从病毒广泛传播开始,商铺闭市,社会停摆,金融市场剧烈震荡,股市熔断屡次触发,实体经济中的相当一部分被迫停止运行。美联储于2020年3月3日和16日两次降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一举降至百分之0至0.25区间。除此之外,美联储还通过资产购买、紧急贷款、建立各国央行间流动性互换协议、前瞻性指引等多个手段大幅支持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出手速度和力度较2008年金融危机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论是在确保金融市场正常运转,还是避免大规模支付危机和破产潮来看,美联储的政策效果都是举足轻重的。

  过去的几个月间,美国政府的抗疫不力使得实体经济迟迟无法重启,经济指标复苏缓慢,失业人口居高不下,而美国股市却在空前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下屡创新高,批判美联储无视货币政策的分配效应、盲目使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声音时有涌现。而在屡次议息会议的答记者问中,联储主席鲍威尔面对质疑,都坚定捍卫了货币政策的立场和决议,强调非常时期果断使用货币政策全部火力的必要性,其中竭力避免重复大萧条时期政策错误的动机是显而易见的。

  其实,这种不遗余力使用货币政策的思路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就有所体现。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本人就是大萧条时期的研究专家,在回顾自己从弗里德曼和施瓦茨分析中的所得时,伯南克总结道,中央银行对世界最大的贡献,就是通过为经济提供稳定的货币环境,来避免此类危机的发生。

  中央银行的相对独立性和其制定和执行政策的快捷性,让这些经济学家们成了近来经济危机的第一道防线,但政客们和其他经济部门的效率低下和不作为却往往让这第一道防线成了唯一一道防线。逐渐缩小的政策空间和日益扩大的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都让人们对其应对未来危机的能力产生了质疑,并对宏观经济中系统性金融风险产生了担忧。

  人们深知危机应对不力的危害和货币政策对经济的调节效力,但长期而持久的货币政策支持,为财政政策等其他各方造成了道德风险,加剧了当今社会固有的矛盾,并影响着中央银行在现代经济体系中的公信力。

  新冠肺炎疫情产生于金融系统和宏观经济之外,而中央银行却依然成了危机应对的主力军,大萧条时期的教训是影响决策者的一大因素。而现代危机的预防和应对,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过分依赖货币政策无异于饮鸩止渴,长此以往将难以为继。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责任编辑:DF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