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GDP首个“百万亿元”是如何炼成的?

  在疫情严重扰动和世界经济复杂多变的环境下,中国2020年GDP迎来了史上首个“百万亿元”。

  国家统计局1月18日公布,202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为101.5986万亿元,首次突破100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去年我国GDP同比增长2.3%。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下降6.8%,二季度增长3.2%,三季度增长4.9%,四季度增长6.5%。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77754亿元,比上年增长3.0%;第二产业增加值384255亿元,增长2.6%;第三产业增加值553977亿元,增长2.1%。此外,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189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1%,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

  笔者注意到,几乎所有解读对于“百万亿元”的第一句评论都是“实属不易”。确实,2020年中国罕见的对于GDP增长不设具体目标,这正是因为全球疫情扰动和世界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可贵的是,2020年,中国经济通过有力的疫情防控、有序的复工复产,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以保促稳、稳中求进,以确定性发展战胜了不确定性的扰动。笔者认为,“百万亿元”的意义并不单纯在于数值的突破,更在于其应对不确定性的韧性、内在结构的优化和科技进步带来的发展潜力。

  首先,在战“疫”和推进有序复工复产的“黄金时间”,宏观面以尽可能丰富的维度形成政策组合拳,为经济战“疫”蓄能,增强中国经济抗侵袭、抗扰动能力,也为全年GDP的“百万亿元”夯实了基础。

  犹记得,从去年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要求有序复工复产的政策号令至“五一”假期,各地各部门围绕推进复工复产和助企纾困,就已经精准有力及时推出8个方面90项政策措施。体现了“中国效率”的“90天90策”,从不同维度入手,支持中国经济和中国产能复苏。

  同时,在复工复产的深入推进过程中,政策不断完善演进,“六保”顺时而生,与“六稳”形成合力稳住经济基本盘,并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复苏奠定基础。

  其次,在中国经济优化结构、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资本市场肩负起枢纽功能,调配要素合理配置,为GDP“百万亿元”的成功实现赋能。

  一方面,就业是“六稳”和“六保”的最大公约数,就业复岗也是生产与消费的连接点。在支持企业复工复产方面,资本市场无疑最具优势。改革不断深化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为不同规模、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盈利特点的中小微企业融资“量身定制”了主板、中小板、科创板创业板、新三板等不同的承接板块,增强企业直接融资的可获得性和可预期性;债市更是提供了品类丰富的品种,契合企业的融资诉求。另一方面,资本市场的市场化特点,能够通过产业发现功能,高效引导企业并购重组,并为之提供资金支持,从而促进产业升级转型、产能优化,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三,科技进步贡献率的提升,为GDP“百万亿元”的结构优化提供了切实保障。

  客观来说,“百万亿元”的GDP仍有部分结构性不平衡。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91981亿元,比上年下降3.9%,显示消费的复苏仍需进一步加快。不过,在新发展格局下,科技进步的力量为GDP结构优化提供了解决方案。2020年,我国的数字经济快速成长,与之相匹配的产业数字化、交通和物流数字化等,都极大地提升了生产和消费的效率,因此,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度逐季回升。

  此外,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末,我国科技进步贡献率已经从2012年的不足53%上升至59.5%,从2020年多地披露的情况来看,今年底超过60%应该不存在悬念。可以说,科技进步真真切切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

  笔者认为,在GDP“百万亿元”的数据结构中,还有一个“1%”非常亮眼——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去年全年实现1%的增长。因为,民间投资是市场力量对于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投票,也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在活力和韧性所在,其“年度转正”可谓弥足珍贵。综合来看,结构持续优化的GDP“百万亿元”,为中国经济“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夯实了基础,草木蔓发,春山可望!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责任编辑:DF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