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已有5家银行定增过审 搭售不良资产成主流

  一日四家!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同一天有四家农商行定增申请获得监管审核同意,分别为安徽舒城农商银行、山西阳城农商银行、江西芦溪农商银行、张家口农商银行。

  步入2021年,银行定增脚步未有停歇,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发现,截至1月18日,已有6家银行提交了定增发行说明书,监管已审核通过了5家银行的定增申请。从发行主体看,开展定向增发的银行通常财务实力较弱,资本水平较低,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定增的持续增长将有利于这类银行缓解资本补充压力。

  颇值得一提的是,定增过程中,部分银行还“搭售”起了不良资产,尤其是农商行,要求认购人在认购新股的同时,还需另行支付费用用于购买不良资产。有银行业人士对记者提及,这主要是由于近年来监管部门强化中小银行监管和加大风险处置力度,对银行来说,这种市场化的搭售不仅可以在短期内补充资本,还可以降低不良,满足监管指标要求。但对投资者而言,还需关注不良资产处置风险。

  中小行加速定增补资本

  继甘肃银行之后,1月15日,安徽舒城农商银行、山西阳城农商银行、江西芦溪农商银行、张家口农商银行定增申请获证监会审核同意。数据显示,4家农商银行共计募股约10亿股,募资总额共计为11.29亿元左右。

  除了上述4家银行外,证监会网站还显示,目前还有6家银行提交了定增申请,分别为广东平远农商行、广东揭东农商行、湖南东安农商行、广西陆川农商行、湖南沅陵农商行以及广东揭阳农商行。

  穆迪金融机构部高级副总裁香镇伟对记者表示,定向增发的增长有望在增强区域性银行资本实力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从资本状况、融资渠道以及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面临更高的资产风险的角度来说,区域性银行在银行体系中的地位相对较弱。

  “这类银行在筹集资本支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方面资源较少,较难满足相关上市条件。” 香镇伟说,再加上区域性银行的贷款增长速度往往较快而盈利能力较低,使其相对于大型银行面临更大的资本压力,而定向增发一直是小型农商行有效的融资渠道。

  同时,定增也为政府提供了参与银行资本重组的渠道。穆迪的一份报告显示,在2018年以来批准、明确投资者构成的30宗定向增发交易中,20宗交易的大多数股份投资方为地方政府控制或中央政府所有的公司,其余交易以民营企业为主,国企持有少数股份。

  一位银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记者称,政府参与银行定增并不难理解,一般而言,定增主体以农商行、城商行居多,这类银行是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主要贷款方。自疫情发生以来,相关部门一直在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因此政府通过参与定增的方式支持小型银行发展也是助力当地实体经济的一种途径。

  另外还有观点提及,股票定向增发在一定程度上也将促进小型区域性银行的改革和整合。近来,银行兼并重组现象时有发生,对于银行来说,股票定增可以作为实力较强的银行用于收购较弱银行的一种通道。

  通过监管反馈意见来看,银行申请定增过程中,信息披露和营业收入净利润等经营指标是关注重心。比如在对江西芦溪农商行的审核意见中,证监会就提出,申请人未披露是否按照非上市公众公司信息披露有关要求,经股东大会同意选定信息披露方式,制定信息披露制度等。

  另在对山西阳城农商行的审核意见中,监管部门要求该行结合经营情况以及利润表项目变动情况,说明2019年净利润大幅上升的原因;同时,监管部门也关注到了该行贷款集中度高的问题。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2020年6月末,山西阳城农商银行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分别为16.96%、18.81%,均高于监管指标要求。据了解,该行最大单一授信集团客户为阳城县皇城相府(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同时为申请人第二大股东。

  搭售不良“减负”

  还需一提的是,定增过程中,搭售不良资产似乎已成为不少银行的标配。15日通过审核的4家银行中,有3家银行都要求认购人另外出资购买行内的不良资产,比如,安徽舒城农商行要求出资0.8元/股购买不良资产,张家口农商行要求支付0.85元/股购买不良贷款等。

  提交定增申请材料的银行中,6家银行均搭售了不良。比如,平远农商银行将发行价格确定为1元/股,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1.8元/股用于自愿出资购买公司不良资产;湖南沅陵农商行将发行价格为1元/股,同时认购方需另行支付1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等。

  “以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定增搭售,主要是近年来监管部门强化中小银行监管和加大风险处置力度,加上突发疫情冲击等,中小银行面临的压力上升。”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记者说道。

  从已披露的定增说明书看来,不少银行近年来的相关指标,如不良贷款率等,并不满足要求。对于银行而言,定增搭卖不良资产的方式可谓是“一箭双雕”,既能补充资本,又可以消化不良,满足监管要求。据不完全统计,在2018年,这种搭卖的方式有4例,2019年有11例。

  香镇伟称,若剔除收购不良贷款的价格,多数交易的定价低于其评估资产净值。从信用影响来看,这种做法具有一定益处,除了为银行提供处置不良贷款和改善资产质量指标的方式,并且也会改善银行的利润指标,因为出售不良贷款之后信贷成本将有所下降。

  不过,香镇伟也提及,这种做法同时加大了交易的不透明性,抵消了股票增发对资本实力的提升作用。“此类交易中很多股份由地方政府相关实体持有,虽然此举对于银行债权人具有正面信用影响,但需注意由此产生的道德风险问题。”

  但从中长期看,业内的共识在于,除了依靠定增外,中小银行最根本还是要不断提升风控能力和经营水平,提升经营效率;另对于投资者而言,在定增认购方面,不仅仅要关注所投资的中小银行未来“升值”潜力,还需关注不良资产处置风险。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DF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