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疯狂上涨,矿机开启“造富”新剧本

零售市场的矿机价格对比厂商官网报价已经翻倍。这些工作人员在报价时无一例外地提醒顾客,这是当天的价格,如果不是当天交易,价格可能会变。尽管记者走访过的矿机商家均反馈最近生意好,但对比2018年3月份时的走访情况,赛格电子市场的矿机档口冷清了不少。对于倒卖矿机的商家来说,人脉非常重要。人脉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找客户上,更体现在拿货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李华清,原文标题:《矿机造富新剧本》,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新一轮比特币价格上涨的影响,从币圈迅速地辐射到了上游的矿机圈。

CoinDesk数据显示,2020年12月26日,比特币的价格站上2万美元的历史高位,此后的半个多月里依旧强势上涨,并在2021年1月初突破4万美元。

尽管这轮涨势逃不过波动大的规律,但截至1月14日记者写稿时,比特币价格还处在3.8万美元的水平,行情可谓烈火烹油。

与此同时,“生产”比特币的矿机成了抢手货,新机器在厂商官网上被打上“售罄”标签,发货时间要等到8月份。而在矿机的零售市场,现货价格一天一个样,报价比厂商官网价翻了一倍多。

比特币价格的涨跌传导到矿机市场,是相当容易理解的商业连锁反应。在过去的虚拟币价格波动浪潮中,矿机价格随币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现象也司空见惯。

但在零售端,地处“中国第一电子街”、因集聚了大量矿机商家、曾在2018年前后再次声名大噪的深圳赛格电子市场,却似乎没能反映出此次矿机行情的火热。

赛格电子市场的矿机档口,明显比2018年时减少,有的矿机档口被转租,不少矿机档口在工作日的白天都没能等到主人的驾临。无人值守的矿机档口,有的被收拾得整齐,有的却堆放着杂物,看不出来是新搬来的还是在撤退中。

与往昔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即使在今天的赛格电子市场,有的商家还会跟记者讲起2017年比特币价格高涨时催生的华强北造富故事:毫不起眼的档口,一个月能挣六七十万,来提货的外国人都是一百台一百台地提。

矿机虽可被看做特殊用途的电脑,销售渠道却跟普通的电脑非常不一样。在电商如此发达的当下,在淘宝、天猫、京东、苏宁等第三方电商平台上搜不到矿机整机产品,业内倒卖矿机行为盛行。币价行情好时矿机零售价能炒到厂商官网报价的数倍,恰恰就反映了倒卖行为的存在。

此轮币价疯狂上涨,赛格市场的喧嚣却退去不少,除开疫情影响外,还可能发生了什么?

一、矿机销售走俏

比特币价格走高的这一把火,早已烧到了矿机市场。“公司在2020年三季度获得大量预售订单,并在四季度延续了大量预售的势头,预售订单的交货期已经排到今年第二季度。”1月13日,已在美股上市、全球前三大矿机巨头之一嘉楠科技方面,如是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其矿机订单情况。其透露,阿瓦隆A12系列新机型A1246的订单已经排至今年7月份。

记者也向全球另两大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了解矿机的订单和生产情况,但这两家公司均在1月12日回复记者称近期不接受外部采访。比特大陆官网显示,在售的蚂蚁矿机S19 95T、S19 Pro 110T和T19 84T均已售罄,发货时间要到8月份。

在矿机的零售市场,还可以找到全新的蚂蚁矿机S19 95T、S19 110T现货、比官网发货时间早的期货或者二手货。厂商官网缺货、零售市场机器交易却活跃,在矿机行业非常常见,因为参与倒卖矿机的商家们会早早地囤货。

囤货有风险,如果币价跌了销不动甚至可能需要亏本甩卖,但如果币价涨了,机器放在仓库里就能自我升值。囤货是商家们能大量套利的基础,有资金实力的矿机商家们几乎都选择囤货,既囤现货,也囤二手货、期货。

即使是二手机器,矿工们也不会嫌弃,二手机器通常便宜,挖矿回本快,在行情不好的时候反倒好销。而在行情好时买新机器的矿工们,如果不再挖币,可以把机器转卖出去。

1月13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走访深圳赛格电子市场。从多个矿机档口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蚂蚁矿机S19 95T的现货价格为4.6万元到4.9万元之间,S19 110T的现货价格为5.3万元到5.4万元之间。比特大陆官网显示,S19 95T的价格为20340元,S19 110T的价格为27700元。

零售市场的矿机价格对比厂商官网报价已经翻倍。这些工作人员在报价时无一例外地提醒顾客,这是当天的价格,如果不是当天交易,价格可能会变。

90后的阿强(化名),做矿机买卖生意已经有四年多的时间。2013年时他接触比特币,2016年从卖电脑转行到卖矿机并在赛格电子市场开了一家矿机档口,2018年中到马来西亚开设矿场并自行挖币,是赛格矿机圈入行较早且业务范围广泛的人物。在赛格电子市场,矿机档口通常命名为“XXX矿业”,阿强跟记者笑言,他不需要“XXX矿业”做招牌,他的名字就是自己的招牌。

阿强能清晰地感受到矿机销售的火热。1月1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举了两个例子阐述行情,一是跟同行拿一个矿机的电源,下午同行给的报价相对上午涨了;二是好销的芯动A10 Pro,三天前的现货报价是5万多元,第二天涨了一万元,再一天又涨一万元。

随着矿工和算力的增多,现在挖比特币几乎都用ASIC芯片矿机,不像2017年以前,买显卡组装电脑也可以轻松挖到比特币。但阿强的一个在赛格电子市场销售显卡等电脑配件的朋友阿平(化名)告诉记者,矿机行情的火热依然带动显卡价格的上涨,“1650(显卡的一个型号)以上的最少都涨了50%。”

在矿机销售行业,不乏像阿强这种原本从销售电脑或电脑配件的人转行到销售矿机,这波矿机行情也将赛格电子市场四楼一家矿机档口老板带入行。

该老板介绍,自己的矿机档口装修开业还不到半年,自己原本是卖电脑的。但华强北近年的电脑销售不好做,再加上疫情期间人流量少,都要交不起铺租了,看到币价有涨的趋势,就借助原来积累的人脉倒卖一下矿机。“只是挣口饭钱。”该老板称。

二、故事发生变化

尽管记者走访过的矿机商家均反馈最近生意好,但对比2018年3月份时的走访情况,赛格电子市场的矿机档口冷清了不少。

1月13日,记者逛了赛格电子市场的1楼至7楼,4楼至6楼通常是矿机档口集中分布的楼层。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赛格电子市场1楼至7楼的矿机档口不超过20家,有的档口没有正常营业。

例如祺新矿业拉上了大门,门上贴着“优惠招租”字条,币升矿业、嘉源宏泰矿业、黑马矿业、闪挖矿业空荡荡。博禹矿业档口内放着纸箱推车等杂物却无人值守,今日矿业、阳光矿业档口摆设正常却无人上班。

今日矿业旁边档口的店员提醒记者,可以扫描档口隔板上的二维码添加今日矿业人员的微信。从记者随机询问到的五家矿机档口开业时间来看,没有一家开业时间早于2018年。

这与记者印象中赛格矿机档口情况有所出入。2018年3月份时,比特币价格从高峰步入下坡路,尽管当时矿机商家们对未来行情的看法不一,赛格市场4楼至6楼的矿机档口依然比当下多且热闹,彼时一些档口的值班员工有四五人,还统一穿着职业装。

在赛格市场开店多年的人也能感受到这种冷清。

赛格五楼角落里的一家矿机档口老板娘告诉记者,她家2018年时来赛格开店,当时空出来的铺面非常少,搭手动扶梯到五楼,放眼望过去绝大多数是卖矿机的(赛格电子市场建筑中部是手动扶梯,铺面围绕着扶梯分布),自己只能租到一个远离人流的铺面。但现在自家店铺已经算是赛格里开得比较久的矿机档口了,五楼的矿机档口也变得零散,被卖电脑配件、做电脑维修的店铺包围。

阿平认为是因为比特币和矿机买卖已经割了好几轮韭菜,现在做矿机生意的人少了。阿强则给记者提供了另一个观察视角。“你之前看到的矿业,可能还在做,但是不在赛格了,今年很流行仓库模式。”阿强自己就是从档口模式转为仓库模式的一个代表。

2018年,他开始运营矿场时就关掉了已经在赛格开了两年多的矿机档口,直接原因是赛格电子市场的开放时间是早上9点到下午6点半,但他常常需要在夜里卸货,而且档口没办法存放太多库存。阿强现在在深圳福田的上步工业区租了仓库。

仓库对于赛格市场的一些矿机商家来说,是另一个经营阵地。1月13日,赛格的嘉和诚矿机档口老板告诉记者,他的仓库位于宝安区的沙井,仓库有3人在工作,他就一个人过来看看档口。

阿强认为,催生从档口模式转为仓库模式的原因主要有两大方面。

一是两三年前,倒卖矿机的生意还处在早期,倒卖矿机的商家之间信息也不通畅,终端客户也就是矿工们想要获得矿机的销售渠道并不容易。他们不知道商家在哪里,需要到市场上找。这时,档口是很有必要的,是招徕顾客的一个窗口。

随着时间推移,倒卖矿机的商家人脉逐渐渗透,矿工如果要找矿机资源,不需要跑到华强北找,问问身边朋友即可,在市场上窜的客户少了,档口存在的必要性就低了。

阿强对这种情况感到熟悉,他做电脑生意也经历过类似的阶段。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档口做的多是熟人带过来或者介绍过来的客人生意,自行找过来的客人倒少了。阿强现在做同行的生意,比做终端客户生意还要多,同行生意不看店面,只看个人是否有能力拿货、是否诚信靠谱。

二是市场上的二手矿机多了,二手机器的生意起来了,它们需要测试和包装,档口的空间太少不足以支持测试包装。

阿强介绍,二手矿机的交易价格通常是不含测试费。矿机倒卖有一个行规,就是不管行情好坏,不存在付定金或者货到付款,别说卖给不认识的客户,就算是同行之间相互拿货,也要先付全款。

但二手机器可能会存在故障,就需要找测试机构。如果测试发现问题,返修或协商退款退货。有些二手机器没有保留包装,但矿机不像普通的商品买了可以提回家用,挖矿噪音大且耗电高,想挖矿挣钱或者快速回本,必须到电力便宜、气温较低的地区挖。

四川、云南、贵州、新疆、内蒙古是矿场密集分布的地区,为了获得更加低廉的电价,阿强甚至将矿场开到了马来西亚。中国的矿工买了矿机,需要把矿机寄送到矿场,中国还有全球前三大矿机厂商,不少外国客户也会到中国采购矿机,因此,要长途跋涉甚至漂洋过海的二手机器,需要被好好包装。

测试已经发展成为一些矿机商家的另一生财之路。阿强也提供测试服务,按照行规是10元一台。业内也有一些专门做测试的机构,显得更为中立些。阿强知道一家机构,一天测试的机器数量可以达到1500台。

在阿强看来,现在做矿机倒卖生意,唯一的风险就是怕币价跌了,原本囤的矿机砸在自己手里,这会血亏,因为囤货几乎都囤几百上千台。但如果行情好,原来1.4万元左右入手的机器,放置一段时间,4万多出手的可能性也有。一个倒卖矿机的商家向记者感慨,“从来没见过这么暴利的行业。”

三、人脉与人性

对于倒卖矿机的商家来说,人脉非常重要。阿强接受采访时,强调了两次“特别讲究人脉”。

人脉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找客户上,更体现在拿货上。

在深圳倒卖矿机的圈子里,阿强算是有积累的,行情好时他每个月卖出的机器数量能上千,行情差时能卖出数百。但他这种级别的商家,想直接跟比特大陆等厂商拿货还是很难,“官网一批货出来,是大佬们拿,人家资金是几千万上亿元的,流不到我们这里,厂家都不跟你玩的,钱太少了。”

嘉和诚矿机档口的老板,也跟记者提到跟厂商拿货的困难,偶尔能拿到,需要抱团拼单。

嘉楠科技方面跟记者介绍,从客户类型分析,90%以上的客户都是采购量在1000台以上的大中型客户,而且第三、四季度公司有很多新增大中型客户。或许,在厂商看来,它们的客户财大气粗。但实际上,它们的客户还是养活不少矿机小贩的“金大腿”,这些矿机小贩数量庞大,勾连着终端客户。

阿强介绍,以他现在的积累,可以买到只倒一手的机器,但如果是新入行的,人脉不够,扮演着销售链条上的末端角色,拿货比较被动,盈利空间小一些。

阿强坦言,他的出货价格,除了看行情也看买主。不会把所有的利润吃到自己嘴里,给别人留一点盈利空间,生意才会有来有往,这跟他的卖家肯定知道零售价位,但愿意以低于零售价格将机器转给他的道理一致。

人脉的重要性还体现在开矿场中。挖矿已形成产业链,尽管有的人认为挖矿是浪费国家电力资源,但挖矿并不违法。

1月13日,记者拨打国家电网服务热线,广州供电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只要使用表后电路、正常用电和缴费,并不禁止用电挖矿。

有人会从事矿场管理,开设能放数万台机位的矿场。业内人士介绍,就算不收入场费,一度电就挣一两分钱的差价,日积月累、规模效应,利润也非常可观。

1月13日,记者以矿机新人买家的身份咨询矿机商家时,该商家向记者推荐其客户的一批二手矿机,数量高达800多台。该商家称,其客户之所以忍痛出售,是因为这批矿机放在四川的自建矿场,但该矿场用的是丰水期的电,现在已经进入枯水期,没找到新的电源。

当记者表现出对建矿场的兴趣时,热情介绍的商家却当头浇冷水。该商家称,先不论矿场的前期投资耗钱,如果后台不够硬、关系没打通,就算场地谈好、用电设备买好、矿机就位,电价就地起价在业内也是会出现的事。

除了服务专业矿工,业内还提供了更多元化的方式,让新人参与到挖矿中,如云挖矿。参与者可以缴付押金,购买一定期限的算力,在此期间,矿机挖到的虚拟币就归买算力者所有。这种方式,不用操心购买、维修矿机。

嘉楠科技认为,云挖矿是算力交付模式的一种创新,公司也开始了相关布局。但云挖矿还不算主流方式,主流方式还是买矿机参与挖矿。

围绕着矿机打转的商贩们,可能已经形成不小的规模。

但正如炒币有风险,倒卖机器一样有风险。有的商家却态度坚定,其中一名告诉记者,自己跟亲戚合伙倒卖矿机,还在四川建了个小矿场挖币。自家矿场机位不多,接收的都是自家在行情走低时出售会亏的已囤矿机,如果要亏本卖,干脆不卖,自己用来挖币,挖到币就攒起来,熬过坏行情,币价上涨的时候既可以卖币也可以卖机器。

“我们深信币会涨。”该商家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ID:eeo-com-cn),作者:李华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