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本文作者:丫老师,原文标题:《章子怡「下凡」,变成「路盲」?》,题图来自:《上阳赋》剧照截图

“谁逼你必须要去拍戏了吗?你是为了糊口吗?还是为了过瘾?不适合你的角色为什么要去接?”

没有想到,章子怡在综艺《我就是演员3》舞台上以导师身份批评爱豆时的“金句”,这么快被用于她自己身上。

章子怡正在遭遇自己职业生涯的又一次差评。

章子怡出演的首部电视剧《上阳赋》,经过业内和观众长久的等待后,终于开播了。但一经播出,就遭到了几乎一边倒的批评,大部分观众都对时年38岁的章子怡扮演的15岁少女接受无能。

而开播当天,宣传方还将话题#章子怡少女感推至热搜,无异于直接给了吐槽欲爆棚的网友们一个清晰的靶子。虽然章子怡自己发微博,喊话片方和平台,自称“很清醒”,希望不要再以少女感作为卖点,但宣传时才展现的清醒显然不能说服网友,还是有很多人在评论区用她在综艺节目中的话反问她:“为什么要接这个角色?”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微博截图

这种情况下,《上阳赋》在豆瓣上开分5.8,目前回升至6.2。分数的回升或与剧情推进,主角年岁渐长也有关系。能否像张震和倪妮主演的《宸汐缘》一样,从开分不及格升至8.3分,《上阳赋》还要看后续的剧情发展。

但不管怎样,头戴三金大满贯影后、好莱坞著名华人影星、国际电影节评委、顶级时尚代表等诸多桂冠的章子怡,从这几年的综艺节目频繁靠争议“露脸”,再到这次《上阳赋》的“吃力不讨好”,已然被拉下了“神坛”的位置,作为首屈一指的大花角色,久久没有口碑作品诞生的她,在交出《上阳赋》这部作品后,显然她“路盲”了。以章子怡为代表的大花们,又该如何找寻自己的出路?

“下凡”《上阳赋》,导师章子怡给出的错误示范

作为演员,章子怡是非常幸运的。

以“谋女郎”身份出道后,第一部进入大众视野电影《我的父亲母亲》在柏林电影节擒得银熊奖,在国内让她斩获了百花奖最佳女演员,之后陆续合作李安、王家卫等顶级导演,从《卧虎藏龙》开始一步步跻身国际影坛。回到国内,第五代大导演章子怡全部合作过一遍,直到《一代宗师》,这部一定程度上属于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使她包揽了金马、金像和金鸡奖影后。

宫二这一角色,和章子怡彼时在戏外的困境形成了呼应,章子怡也终于凭借这部电影触底反弹。

然而一别“宫二”,章子怡在电影上再无“好感度”,后来的她终于耐不住综艺真人秀的浪潮,在2017年大热的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担当导师,她才再度掀起浪潮。在节目里,章子怡对不合格的表演批评起来毫不留情,让“信念感”一词成功出圈,一时间“信念感”似乎成为了演员、乃至各行各业的从业者最重要的品质。

《演员的诞生》对章子怡来说最重要的价值,或许是终于将她在电影方面多年来积累的成就,转化成了普通观众和广大网友都能轻易感知的“人设”和“标签”。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演员的诞生》章子怡剧照

有底气的霸气,有外露的野心,又有配得上这份野心的能力和努力。

加之章子怡在结婚生子、把更多目光放回国内之后,又平添了几分松弛和柔软。时代风向的转变,让章子怡身上原本不够讨喜的部分成为了受肯定和追捧的特质。她在大众中的口碑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与此同时,章子怡也加入了电影咖“下凡”的行业,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前仆后继”的道路,投身者有倪妮、汤唯、再到章子怡,咖位一个比一个大,但每个人的电视剧首秀都远不及预期,或许正如网友所说——“下凡就是要历劫的”。

而对章子怡来说,这次面对的口碑风波也和之前有些许不同。不论是她有意为之、还是经过各方共同促成的,对于很大一部分单纯从演技类综艺认识她的网友来说,章子怡力有不逮的“少女感”,就是一次“双标”、“打脸”和“翻车”。

电视剧是集体创作的结果,《上阳赋》遇到的差评不能全部归咎于章子怡的表演,且到了后期,当女主角开始搞事业,包括网友在感受到她和周一围所演的男主之间cp感的甜,观众对于“章娘娘”的预期和角色终于达成一致时,至少在表演层面,章子怡本人未尝没有翻身的机会。

即便这次没有翻身,接下来她还可以联系一下合作过的大导演们。

《上阳赋》和章子怡败在了哪里?

章子怡之于《上阳赋》,远不止女主角这么简单。

该剧的总导演侯咏,此前是张艺谋影片《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和《英雄》的摄影,在做导演之后也和章子怡合作过《茉莉花开》,该剧的摄影是《一代宗师》的摄影师菲利普·勒素,美术总监韩忠参与了《十面埋伏》《英雄》的美术设计......《上阳赋》确实是由一个非常扎实的电影班底打造的,核心成员几乎都和章子怡有过合作。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导演侯咏与章子怡合影

可以说,《上阳赋》是围绕章子怡展开的,《上阳赋》第一出品方喀什飞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股东是上海飞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而章子怡是该公司的股东。

被她喊话的不要拿“少女感”营销的片方也包括她本人在内。

尽管《上阳赋》拥有实打实的电影班底,但观众经常挂在嘴边的所谓“电影感”(暂且先不讨论“电影感”是不是等于高品质),《上阳赋》是否就有了呢?

目前看来,用大段的女主角第一人称自白交待剧情和背景,而不是依靠视听语言,显然很难称得上是“电影感”。但是,整部剧在服化道、灯光置景、摄影构图等方面还是值得夸赞的。

《上阳赋》的不讨喜,最突出的问题,是过时。

按照章子怡微博中的自述,这部剧拍摄于她38岁时,而下个月她就满42岁了。四年间,观众的喜好和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更何况《上阳赋》制作时,这类顶着“大女主”的名号行“玛丽苏”之实的类型题材已经开始由盛转衰,《上阳赋》的项目本身就是追赶一趟末班车,再加上该剧的播出也相对滞后。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上阳赋》剧照

而《上阳赋》的原著文本,放在“玛丽苏”言情领域,也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女主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和温润如玉的初恋之间恋情受阻,手握权柄的异族男性为了征服她反而被她征服,直到遇到先婚后爱的男主,一切都太过于陈旧了。

此外,就是被观众普遍诟病的,不光章子怡没有少女感,剧中几乎所有演员都在扮演比自己的下一代人,老年人扮演中年人,中年人扮演少男少女,全员磨皮滤镜上阵,而这种不同寻常的选角色标准,也被指是为了配合章子怡的年龄。

而现在剧方的宣传方向也转向了周一围和章子怡的感情戏,该话题还跑上微博热搜,弹幕里出现的“太甜了”的喊话,着实让人替42岁的章子怡再捏一把汗,被按上“甜宠剧”的期待值,章子怡的演技该如何发挥是好。

《上阳赋》播出后,又有很多人抬出了张艺谋给她的那句著名的忠告:“千万不要拍电视剧。”似乎章子怡之暴露其短板,只是因为她选择了电视剧这一“低等”形式。

但仅从制作水平、投入成本来说,高成本的电视剧和高成本的电影早已不相上下,至于电影咖“下凡”拍电视剧,在北美地区的流媒体市场,比如Netflix、HBO等平台早已不是新鲜事儿。纵观近几年,被视为美剧最高奖项的艾美奖,主要奖项的半壁江山要归于流媒体平台,妮可·基德曼、梅丽尔·斯特里普等等一大批好莱坞一线明星、奥斯卡影帝影后,从电影奖项争夺到电视剧奖项。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妮可·基德曼出演大热剧集《大小谎言》

最新一任“谋女郎”刘浩存接受采访时也说,张艺谋告诉她“电影、电视剧都可以拍,时代不一样了。”

因此,不是电影和电视剧之间有不可打破的鄙视链,也不是剧集达不到电影的制作水平,和海外同行相比,“影后”章子怡真正缺少是合适的角色。

用自己经历过的复杂去理解和诠释高于生活的复杂,才是中年女演员的优势所在。而有能力攒出这样一套班底的章子怡却打造了一部陈腐的、与行业并无真正推动作用的“玛丽苏”剧,不免让人感到浪费。

建资本、转幕后、找“接班人”......大花们的后路是什么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指望章子怡以一己之力改变行业,当然是强人所难。大花们自己也在自寻出路。

从上文可以看出,章子怡选择《上阳赋》,一定程度上是资本化的推动力,“下凡”的她在自己擅长的影视领域“路盲”了,但在资本化这件事,她多半没有。进一步资本化,也是大花们在“功成名就”后普遍选择的最有利自身价值最大化的方式。

大花们虽然因为年龄、人气等多个市场原因被90后小花们“抢”掉了不少角色,但是他们在资本构建上还算得上“老谋深算”,早早成立以自己为核心的商业帝国,是大花们到了现在最可靠的出路。

除此之外,伴随着商业帝国的稳妥,她们需要的身份转变也随之诞生,不再仅仅是幕前光鲜的演员,如制片人、导演等这类的幕后也成了她们的拳脚之地。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徐静蕾执导《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赵薇和更早尝试担当导演的徐静蕾转向了幕后。赵薇虽然也参加了腾讯视频的表演类综艺,但身份已经是“赵导”了。演员本来是一个可以一生从事的工作,但就国内当下的演艺环境来看,女演员如果想始终保持一线地位,真正要维持的少女感不在戏里,也在戏外。而转向幕后成了很多人“逆天改命”,延续职业生涯黄金时期的选择。

除了尝试出演电视剧、参加综艺,大花们也在积极发掘扶持新人。很多潜力小花、小鲜肉背后都站着一个“大花”。

在章子怡在这一季节目里虽然对女团出身的金子涵表现不满,但此前对于孟美岐则赞赏有加,而孟美岐的影视约也传出早已被章子怡签下的消息。另外,章子怡还与《演员的诞生》里的“选手”97年的演技小花张雪迎走得格外亲近,在很多场合,二人也以“闺蜜”相称,被外界看来是章子怡在寻找“接班人”上的积极筹划。

李冰冰和妹妹李雪的公司和颂传媒,拉上“中花”赵丽颖作为合作伙伴后,旗下也签约了不少新人,比如说同样谋女郎出身的张慧雯,以及凭借《少年的你》崭露头角的周也。

周迅也和陈坤、陈国富、乌尔善、舒淇创立了东申未来,通过“山下学堂”表演培训班挖掘和培养新人,去年B站出品的第一步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中的两位主演张婧仪和周游,就是东申未来的签约艺人。

中年演员当然需要机会,但不应该是这样的机会

周迅带新人张婧仪录制《向往的生活4》

出演了《小欢喜》《二十不惑》的李庚希属于鲜花盛开影业,幕后的推手就是徐静蕾,她是老徐在力捧的对象.......

从大花们扶持的新人,也能看出她们的个人风格和审美偏好,李庚希灵动、张婧仪娇憨、孟美岐努力倔强。

在行业内根基深厚的大花们,早已不满足做个娱乐圈的“打工人”,而是各自排兵布将,要将竞争延续到下一个黄金时代。

寻找“接班人”当然是一道具有可行性的“养老保险”,但大花们毕竟是被多个国内外顶级导演调教过的幸运儿,她们最有价值的地方,不该在资本市场,也不是所谓的幕后推手,能延保她们生命力和市场性的只能是演员的身份,寻找合适的角色依旧是她们需要狠狠下功夫的地方。

毕竟即使市场如斯,同样是大花行列的周迅还有《侍神令》《诗眼倦天涯》《涉过愤怒的海》等多部备受关注的电影作品待映中,其他大花们,你们的时间都去哪里了?

大花们,别再“路盲”了,别继续被资本迷乱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