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来股份踩雷私募恰逢控制权谋变关口:实控人兜底或意在“给个交代”

原标题:中来股份踩雷私募恰逢控制权谋变关口:实控人兜底或意在“给个交代”

中来股份踩雷私募恰逢控制权谋变关口:实控人兜底或意在“给个交代”

  盘旋在中来股份(300393.SZ)巨额私募踩雷事件上空的疑云正在逐渐消散。

  在投资亏损的背后,探究上市公司利用闲置资金委托理财操作细节或更能揭示出上市公司与私募管理人的博弈之处。中来股份认购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运作手法,毫无疑问具有代表性。

  中来股份此次巨资理财离奇踩雷事件中存在着诸多迷雾——例如中来股份为何会耗资2亿元投资私募基金,而和基金管理人看似毫无关系的神秘人又何以为其提供兜底,都成为市场关注的待解谜题。

  伴随着时代周报记者的调查以及中来股份1月18日对深交所此前关注函的回复,中来股份踩雷私募基金事件的原貌拼图正在进一步完整。

  踩雷私募始末

  1月11日,中来股份一则离奇的踩雷公告让投资者和市场倍感震惊。

  该公告称,由于公司认购的私募基金报告期内大额亏损,其2020年归母净利润为0.9亿元至1.1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71%至62.99%。理财亏损对净利润影响-1.68亿元。

  时间回溯至2019年11月,中来股份在获得了来自自然人李萍萍、李祥两人的兜底承诺后,将账上2亿元闲置资金投入相关私募产品

  具体来看,中来股份先后分四笔向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泓盛资产)认购了腾龙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腾龙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3000万元、5000万元,向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正帆顺风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认购了6000万元、6000万元。

  颇为尴尬的是,上述基金产品重仓的济民制药(603222.SH)在去年年底股价大幅下挫,成为闪崩股。而济民制药这只个股近乎占据了基金产品的全部仓位

  除腾龙1号外,其他三只基金产品中中来股份所投资资金几乎占据了产品募集资金的全部份额。也可以说,腾龙4号、正帆1号、正帆2号产品就是针对中来股份成立的。

  2020年12月,上述四只私募基金净值较11月份大幅下降,亏损幅度为97.18%。这也意味着,中来股份2亿元的资金被用来高位接盘了闪崩股济民制药

  按照中来股份的说法,公司此前对于所认购的私募基金重仓个股济民制药这一信息并不知情。

  中来股份在回复函中称,依据行业惯例,因涉及到投资防火墙、内幕交易等方面的问题,一般私募基金管理人不会以口头或书面方式将基金产品的持股明细告知投资者;此外,泓盛资产和正帆投资提供给公司的报告仅体现大类资产和股票大类行业的持仓金额,不披露个股持仓情况。因此,公司无法获取投资明细。

  神秘的兜底

  中来股份此前决定斥资2亿元认购泓盛资产、正帆投资的私募基金,与李萍萍、李祥同其签订的“定心丸”有关。

  据悉,李萍萍、李祥于2020年1月7日向中来股份出具《承诺函》,承诺对泓盛腾龙1号、正帆1号、正帆2号三支基金产品合计1.5亿元的本金及年化10%的投资收益提供差额补足担保。

  在深交所此前下发的问询发函中,要求中来股份核实李萍萍、李祥与泓盛资管、正帆资管的关系以及为相关产品提供担保的原因及合规性。

  据天眼查查询,泓盛资产法人为马伟杰,正帆投资法人为黄建杰,两家公司注册地址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但李萍萍和李祥的名字并未出现在泓盛资产和正帆投资的股权结构和管理人员名单当中。

  据了解,该地址为深圳市前海商务秘书有限公司,经营项目为提供公司地址信息、代理企业登记、代理记账、及代理申办其它法律手续等。

  时代周报记者此前曾报道,一家名为深圳市中科杰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科杰锐)的注册地址和泓盛资产、正帆投资注册地址相同,均为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1号A栋201室。而该公司法人名字正是李萍萍。

  这也意味着,上市公司2亿元认购的两家私募基金管理人、担保人的公司三者均为同一地址。

  在中来股份的最新披露中,这一情况得到了确认。

  中来股份称,2020 年3月起,四支私募基金主要由自然人易楚作为统一对接人与公司对接,而这个同一联系人易楚与李萍萍、李祥存在密切关联。

  据悉,易楚为中科杰锐监事,李萍萍为中科杰锐持股 84%的控股股东,并在中科杰锐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职务,且根据中科杰锐历次股权变更信息显示,李祥为中科杰锐原控股股东,后控股权逐步转予李萍萍。

  也就是说,易楚将中来股份、私募基金、担保人串联了起来。一方面泓盛资管与前海正帆共同通过易楚与中来股份对接业务,另一方面易楚与李萍萍和李祥有密切关联,并且李萍萍和李祥又为泓盛资管与前海正帆的基金产品提供差额补足。

  至此,李萍萍和李祥在该事件中扮演的真实角色也得以揭开。

  中来股份称,担保人李萍萍1983 年出生,硕士研究生学位。曾任新三板公司金证互通(838334.OC)董事,持有中科杰锐84%股权,持有深圳金证智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金证智通)39%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金证互通亦持有金证智通41%股权,金证智通为金证互通子公司。

  另一位担保人李祥1981年出生,毕业于北京工商大学。任深圳市融泰汇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融泰汇通)投资总监、中科杰锐董事长。李祥持股 49%的融泰汇通2014 年5月备案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编号 P1002327。目前该基金管理人已累计发行10只基金产品

  天眼查李祥的页面中,其简介为“擅长中短线大资金操作。股票操作风格主要是通过长期对市场的深入分析和跟踪整体把握市场的脉动,挖掘热点板块、持续跟踪潜力股票,把握个股启动的时机和入场点,实现风险收益最大化。曾担任某大型浙系私募的操盘手,管理资产近50亿元。”

  至此,除投资方中来股份和被投资标济民制药外,中间操盘的相关方身份全部显现。

  中来股份表示,“基于基金管理人过往业绩良好、管理人合法登记备案、托管人为正规金融机构等原因,公司最终决定认购上述四支私募基金产品。李萍萍、李祥作为与泓盛资产与前海正帆有密切联系的自然人,对泓盛资产与前海正帆有重大影响,二人自愿对公司认购的 1.5 亿元私募基金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公司认购上述私募基金的信心。”

  实控人何以主动兜底

  中来股份投资踩雷的亏损金额为1.68亿元,这相当于其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总额的六成,直接影响了中来股份2020年业绩,全年净利润同比腰斩。

  离奇踩雷后,中来股份向基金管理人泓盛资产、正帆投资及基金托管人申万宏源证券、国泰君安证券、自然人李萍萍和李祥提起了诉讼和仲裁。

  此外,中来股份董事长、总经理林建伟也在1月13日做出承诺就私募基金事项诉讼和仲裁尚未追回部分的投资本金损失进行差额补足。

  中来股份相关人士表示,“诉讼和仲裁已经被受理,公司正在跟进法律程序,董事长也是根据一个双保险的态度做出了这样一个负责任的承诺。”

  从股价上看,中来股份在1月11日披露踩雷接下来的两个交易日股价连续下挫,跌幅分别为20.03和3.68%,公司市值2天蒸发21亿元。

  1月13日,得益于董事长承诺对损失差额补足的消息,中来股份上涨8.52%。 截至1月18日收盘,中来股份报收9.55元/股。

  中来股份“喊冤”并诉诸法律程序的理由是,去年4月份公司便首次提出了全额赎回申请,并在此后多次与基金管理人联系确认赎回进度,但泓盛资产和正帆投资表示,“公司赎回金额大,短期内集中抛售会导致市场波动,会造成本公司和其他投资者的损失。”不确认赎回申请。另一方面基金管理人进行了多次换仓,并未将减仓或平仓后的资金用于公司赎回,亦未通知公司,并且运用了杠杆工具。

  此外,中来股份称在四只产品的基金合同中曾约定,基金份额净值0.85为预警线、0.80 为止损线,但未发现管理人进行平仓操作,也未向公司发起提示。

  令市场人士颇感诧异的是,既然在2020年4月便遭遇了赎回不顺利的情况,中来股份此前并未进行及时披露,而这一点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中来股份在回复函解释称,“公司虽已多次申请赎回但并未全额赎回,但根据公司定期净值监测,净值呈现持续向好回升态势,且李萍萍、李祥对公司认购的 1.5 亿元私募基金承担了差额补足义务,经综合考虑,公司认为风险可控,故没有达到重大信息披露条件。”

  中来股份1月13日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林建伟,做出如下不可撤销承诺:“公司就本次私募基金事项取得诉讼判决生效之日或取得仲裁裁决之日(两者以先到之日为准)起满两年之日,如未能追讨回投资本金损失的差额部分,本人愿意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即承担尚未追回部分的投资本金损失,并于上述满两年之日后的三个月内向公司进行支付。”

  值得一提的是,林建伟做出兜底承诺,或与其卖欲卖掉公司控制权,并需要对刚刚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姜堰道得)“有个交代”有关。

  2020年10月22 日,姜堰道得与中来股份签署《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姜堰道得有望通过受让股份、表决权受托,以及认购增发股份等方式,成为中来股份的控股股东;但对上述私募的投资,是林建伟实际控制中来股份时所做出的决策,“新股东”自然无理由为“老股东”的错误决策买单。

  据中来股份公告,在其披露董事长做出兜底承诺公告的前一天晚间,“姜堰道得委派代表与公司董事长林建伟先生洽谈,双方一致同意由林建伟先生对本次私募基金事项诉讼和仲裁尚未追回部分的投资本金损失进行差额补足。”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DF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