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地过年”最高可奖5000元!珠三角企业各出大招留人 有人建议政企联合再发消费券

原标题:“就地过年”最高可奖5000元!珠三角企业各出大招留人,有人建议政企联合再发消费券

  “就地过年”入列今年首批热词。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9个省区市先后提出了“就地过年”的倡议,部分地区还推出了景区免费或相关的消费券、过年红包等。

  作为人口流动密集的珠三角地区,又有哪些留人的举措呢?证券时报记者采访发现,拿出真金白银留人的企业,主要以本就存在用工缺口的制造业大户工厂为主,挽留的是产线工人。其他企业大多倡议员工就地过年,但并非强制性要求。

  产线工人稀缺企业最高5000元留人

  记者从深圳信维通信内部人士处获悉,公司已于上周出台“春节留守激励计划”,为留守产线员工提供全勤资金1000元及双倍加班费。具体而言,信维通信年前正常上班至腊月二十九,除夕至正月初三放假,正月初四至初六为双倍加班工资,腊月二十六到正月初六在岗员工可获得1000元全勤奖励。

  有员工表示,他已经决定今年留守深圳过年,倒不是因为激励计划的原因,一是因为疫情调控,春节假期有所缩短,如果回老家时间会很仓促;二是担心年后返工时麻烦,要做核酸检测,说不定还要隔离14天。“我去年春节后返工就在宿舍隔离了14天,现在加算上加班一个月到手能有8000元左右,隔离14天就少了4000元,回去不划算。”他表示,家里父母也打电话来,说村上在做工作,希望打工者可以就地过年,等疫情控制了再抽时间回家。

  不过,也有员工表示,应该还是大部分同事准备回去过年,一般父母年迈、或是家有留守儿童的同事,回家的动力更强。“1000元吸引力不大,不知道公司会不会调整。”另据记者了解到,同为广东上市公司的领益智造,一开始也是开出了1000元的留守福利,但没有员工响应,最后公司提升到3000元,员工才愿意留在东莞过年。

  作为深圳的用工大户富士康,也早早出台了多项留工政策,据深圳富士康工会部长徐荣飞介绍,自今年1月12日起,富士康深圳园区各部门共计划举办百余项“来深建设者留深过大年”主题关爱活动,活动种类十分丰富。例如工会对全体员工发放价值百元的“春节大礼包”;开展“送温暖主题月”活动,对约300名困难职工进行慰问;分批次举办“游园”活动,设置趣味互动小游戏,赢取奖票兑换礼品等。

  有富士康员工向记者表示,除了法定加班费之外,他所在部门2月11日至15日在岗的员工,还会额外发放2400元的留守奖金,以及5天的“荣誉假”供日后调休。“国家防控疫情是大势所需,我们能做的很少,但不添乱是能做到的,今年就不回去了。”

  记者采访发现,发出拿出真金白银留人的企业,主要是本就存在用工缺口的制造业、工厂,人员以产线工人为主,同一个工厂,一线工人留守可以拿到奖励,但办公室人员则无此待遇。而其他行业的留守政策,大多是倡仪员工就地过年,并非强制性要求,留守的激励一般是500-800元不等的过年红包,象征意义大点。

  有此差别,主要是因为近年来珠三角地区产线工人流失严重,存在较大用工缺口,工厂不得不出招笼络。

  企业高管:政府可考虑和企业共同发放消费券

  老肖是深圳宝安区一个百多人规模的企业主,这两天,他在朋友圈写道:“响应深圳政府号召,留深过年,为了健康,为了安全,不给社会增加负担,公司决定给予留在公司过年的小伙伴5000元/人奖励。”

  老肖表示,客户对他的要求是开年后要配合他们的生产进度,不能“掉链子”。2020年春节后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员工过不来,影响了工厂开工后的进度,目前疫情形势难料,他不得不早作打算,至少要留住三分之一的员工以备节后开工。一开始公司定的留守奖励是2000元,年后可以安排错峰补休,但两天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报名愿意留守,不得已他把奖励提高到了5000元,这下绝大多数员工都愿意了,他会择优选取留守人员。

  据测算,仅此一项奖励,他需要支出20万元,再加上春节假期的停工成本约60万元,这个假期成本达到了80万元。“这个成本压力不小,主要去年受疫情影响生意不太好,这下是雪上加霜了。但是,还是得坚守下去,好比你租个门面,不能因为生意不好就哪天不开张,这样就生意更不好的。”

  他表示,作出这个决定,是公司的现实需要,同时也是响应政府的号召,勇担企业责任服务于社会。目前是由企业完全承担了这份留守激励。

  按照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知,支持各类用人单位采取错峰放假、增发节日津贴等鼓励性措施,尽最大努力让更多在深员工留深过年。

  深圳市一中型上市企业高管表示,政府可考虑和企业共同承担,以发放大额消费券的方式补贴员工,这样一来,企业降低了留守成工,员工留在了本地过年,疫情防控工作做好了,且这些钱最终还是在本地消费了,刺激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可谓一举多得。

  此外,近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文,春节疫情防控期间,禁止超市、便利店在经营场所范围内提供堂食服务。目前,已有超市暂停堂食服务,可选择外带打包服务。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也有部分工厂没有食堂的产线员工表示担忧,“往年深圳、东莞这些地方,一到过年就成了空城,留在这里过年还不知有没有地方吃饭?”

  能让多少人自愿“留下来过年”?让人们留下来后“过个怎样的年”?这其实是对各个企业、各个城市公共治理能力的一次突击考试,各家会考得怎么样?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DF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