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万月薪招实习,这家公司是投资者还是表演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婷婷,原文标题:《起底“最低调”的对冲基金:不服高盛、但做高瓴门徒、给实习生月薪6万》,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雪湖资本的创始人马自铭更像是“雪狐”。

在那篇著名的做空瑞幸报告前,鲜有人知道雪湖低调地“隐忍”了十年。当媒体报道他们费尽心力收集到素材后,没有选择自己发出报告,而是交给有着偌大名声的浑水时,则能体现出“狡猾”。“既懂华尔街,又了解中国”是雪湖的投资方法论,也是其专注中概股的原因。

懂华尔街的马自铭有海外工作经验,他知道外国人对中国企业有着天然的不信任,“是那种既想靠你赚钱,又会觉得你是垃圾的‘婊子牌坊’心态。”了解中国是源于他出生此处,他看过这个国家最好与最坏的两面,明白民族劣根。所以,他是个既懂英文,又“中国式表演”的少数派。

自改革开放后,中国金融机构如过江之卿,英雄辈出。但能留下姓名的,都是些懂得包装自己的人。继瑞幸的一战成名后,雪湖把牌桌搬到了没有赌王的澳门。1月6日,一封向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MGM)发出的公开信引发轩然大波:雪湖建议MGM放弃美高梅中国的实控权。

这既是对华尔街的通牒,又是一次“表演”。

美高梅中国(2282.HK)是一家有着澳门赌博运营牌照的合资公司,由MGM与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女何超琼成立。2011年在香港上市时,本来股权对半的双方达成协议,何超琼出售1%股权给MGM,令后者增持至51%。并且何超琼会出售20%股权给公众股东。

之后数年,雪湖成为美高梅中国最大的公众股东,持股约7.5%。而在公开信事件后,舆论的发酵声中,雪湖被包装成“这是过去十年来,中国投资机构首次以激进投资策略影响美股上市公司。”马自铭甚至对外发声:“我们是有(准备)的,但现在还不方便说。我们中国人做事都是先礼后兵。”

雪湖推荐接盘的四家中国公司分别是:华住、融创中国、美团、携程。表面上看是因为四者的商业模式,都能和澳门博彩业有很好的契合。但前两者跟雪湖有密切关系,均有持股;后两者则是高瓴投下的重注。

而在有限的几次公开采访中,马自铭不断地强调:张磊既是他最早的投资人,也是导师。

价值投资者的门徒居然看中了躺着赚钱的澳门博彩,“雪狐”他到底是谁?

神秘“雪湖”

影响一家对冲基金的因素只有两个,一个是创始人,一个是方法论。

马自铭是个神秘又大气的人。万能的网友在知乎上人肉了他很久,最后在漫长的中文信息流里只找到了他的领英账号,上面除了有个滑雪的头像外,再无他物。而另一张被网友记住的图片,是有人在朋友圈发英雄令:6万招聘实习生。这比高盛的工资还多了12000元。

6万月薪招实习,这家公司是投资者还是表演者?

2009年,马自铭低调地成立了雪湖资本。公司名字由来是1979年一场袭击了杭州西湖的暴雪,这一年他出生于杭州。事实上,一直到去年因疑似做空瑞幸而引起大范围关注之前,雪湖资本及马自铭给市场的印象,都是在“闷声发大财”。

有这般想法,或许是因为中国人在外打拼的经历。马自铭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从2004年到2006年,他的职业生涯始于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部门。后来,他的履历上又添加了加入全球顶尖对冲基金齐夫兄弟投资公司(Ziff Brothers)等公司。

基于这样的从业背景,马自铭更关注在境外市场上市的中概股,并且雪湖资本专注二级市场投资。目前,雪湖资本旗下有三只对冲基金,根据其官网数据,资产管理规模超逾30亿美金:

一只专注于投资中国公司的股票多空对冲基金(2010年2月成立)

一只专注于投资中国公司的股票多头基金(2015年9月成立)

一只针对泛亚洲地区的股票多空对冲基金(2018年4月成立),有韩国合伙人金含遂(Paul Kim)及日本合伙人斉藤雄介(Yusuke Saito)

6万月薪招实习,这家公司是投资者还是表演者?

马自铭认为,雪湖资本的优势在于,相比起海外基金,雪湖资本更懂中国公司核心业务发展的内在逻辑;与中国本土基金相比,雪湖资本更懂西方资本市场的规则。“我们利用自身在美国资本市场中已建立的成熟投资体系,来投资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

据悉,雪湖资本在北京、香港都设有办公室,但团队主要驻扎在香港。值得一提的是,马自铭于2017年中至2019年中担任香港联交所上市委员会成员。

除了海外投资经验丰富,马自铭在国内市场中的人脉也相当广阔。

马自铭曾在采访中提到,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是他最早的投资人也是他的导师。据公开报道,2009年马自铭回到中国创立雪湖资本时,获得了张磊的支持。此外,2018年由另一位明星投资人包凡创办的投资机构华兴资本赴港上市时,雪湖资本是其首批基石投资者之一。

雪湖资本与融创中国也有一段渊源。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之子孙喆一留学归来后,2013年10月至2014年5月曾在雪湖资本任职资本分析师。后来,孙喆一回到融创,并于2018年主导成立了融创文化集团。

2020年11月19日,融创中国旗下融创服务在香港上市,四名基石投资者分别为腾讯、IDG资本、高瓴资本及雪湖资本。在喊话美高梅董事会的公开信中,雪湖资本也将融创中国列为了四家候选企业之一。种种联系中,可见雪湖资本与融创的关系紧密。

成立十余年的时间里,因为专注于二级市场,雪湖资本并不像创投机构一样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加上马自铭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又似乎与一些明星投资人、企业家关系匪浅,这让雪湖资本成为了国内市场中少见的具有神秘色彩的投资机构。

但在过去一年中,这份神秘被打破。

做空疑云

轰动中美市场的瑞幸暴雷事件,不仅将瑞幸推上风口浪尖,也撕下了雪湖神秘、低调的标签。

2020年初,大空头浑水发布了一份针对瑞幸咖啡的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这份报告非常扎实,作者称他们派了92个全职和1400个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小票,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在此基础上分析认为瑞幸存在造假行为。

两个月后,瑞幸自曝,雪湖资本一战成名。他找到了三家咨询公司,外资咨询公司Third Bridge、本土咨询公司汇生咨询及久谦咨询,来完成做空所需的调研工作。报告制作完成后,雪湖资本将报告大量发送,浑水只是其中收到报告的一家。

不过上述机构都否认了这一说法。有媒体称其分别致电了汇生咨询、久谦咨询和雪湖资本,汇生咨询称不了解详细情况,久谦咨询称“跟我们没有关系”,雪湖资本则明确表示“没有参与”。

6万月薪招实习,这家公司是投资者还是表演者?

在给出否认的回答后,雪湖资本打破了一贯的低调风格,多次公开发声,支持被做空的中国企业。2020年4月7日,在瑞幸暴雷风波的余温还未散去时,另一家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了对爱奇艺的做空报告。紧接着在9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了一篇对马自铭的独家专访。

专访中,马自铭不断强调做多中国:虽然保持做空的权利,但雪湖仍将做多中概股视为更珍贵的策略。此外,马自铭还表达了对优质中国公司的支持,称不用理会境外做空机构不根据事实、不根据数据、不根据逻辑的无端骚扰。

而爱奇艺,则是高瓴的重仓股。

马自铭似乎在尽力抓住各种能针对“中概股做空”问题发声的机会。11月19日凌晨,浑水再次出击,发布了一份对欢聚时代的做空报告。当日上午,马自铭再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

同样的,马自铭在专访中表达了雪湖对欢聚时代的支持。马自铭自述,当晚他在凌晨三点半被交易员叫醒,了解情况后,迅速选择了加仓YY。并且他表态,如果YY股价持续下跌,他仍会毫不犹豫地再次买入。而这家公司,曾被高瓴坚定持有。

专访中还有一句颇值得玩味的话,马自铭说,“浑水除了今年蹭了点瑞幸的热度外,最近几年的做空报告质量都很差。”

也就是说,在被传为做空瑞幸的幕后推手后,马自铭连续两次公开表态支持被做空的中国公司,言谈之中旗帜鲜明地与境外做空机构划清界线。这与雪湖资本此前低调的风格并不相符,在最近一次采访中,马自铭回应为何会在过去一年频频发声,他称:

“当优质的中国公司和管理团队受到美国做空机构的无端指责时,我们有义务站出来说出事实真相。”

话里除了有“优质”、“无端”这样的字眼,还有“义务”和“真相”,实在是讲得太过意味深长。

激进出击

雪湖资本的官网上,字句清晰地写明了雪湖资本的投资理念:坚持以长期的基本面驱动的投资理念进行公开市场投资。

长期、基本面是雪湖资本所强调的两个关键词,也在马自铭的所有专访稿件中高频出现。

雪湖资本称,他们在选择投资标的的过程中,坚持要研究透一家企业,要看公司能否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例如,雪湖资本有专门的研究团队专注于中国的互联网和科创公司研究,并且有十分细致的研究划分,比如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电子商务。

不过,从马自铭的多次公开发声中,也能明显感受到国内投资市场普遍秉持的“投资重在投人”理念。在谈及爱奇艺被做空一事时,马自铭强调,龚宇(爱奇艺CEO)是其认识的所有企业家中,品格最正,也是最敬业的企业家之一。其次才谈到,“除了对龚宇个人,我们对基本面的调研也做得非常深”。

这样的逻辑也出现在了回应为何加仓YY的描述中,“我们认为YY业务是100%真实的,李学凌也是非常不错的管理层”。

6万月薪招实习,这家公司是投资者还是表演者?

从行业选择上看,雪湖科技重点评估的赛道有科技、消费、医疗和金融。

其中消费是一大重点,雪湖资本的代表投资案例有海底捞、呷哺呷哺。这二者背后还有高瓴资本的身影。

其次,涉及博彩业的美高梅在雪湖资本的评估中本质上也是一家“消费旅游公司”。此外,教育类企业好未来、华夏视听教育、华住、华兴资本都是雪湖资本的重要投资标的。其最近的一笔投资,是有刘诗诗、赵丽颖两位艺人加持的稻草熊影视。

目前雪湖资本所体现出的另一个重要投资倾向,是挖掘泛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跟韩国、中国跟日本越来越频繁的双边交易中诞生的机会。2018年,雪湖资本与两位分别来自韩国、日本的合伙人共同成立了一只针对泛亚洲地区的股票多空对冲基金。

2019年底雪湖资本宣布,对比MSCI亚太基准指数同期1.6%下跌,雪湖亚洲基金取得64.3%的净回报,其中截止到2018年底实现34.4%的净回报, 截止到2019年10月底实现22.2%的净回报。

回头来看,正是从这一时间开始,雪湖资本一改曾经低调的风格,不断向外发声。

2019年12月,马自铭首次接受内地媒体专访,通过《证券日报》向市场介绍雪湖资本。同月,马自铭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重在为雪湖资本亚洲基金背书,探讨全球视角下的投资机会。

2020年,马自铭两次接受专访,回应中概股做空事件。

今年年初,马自铭又为美高梅事件发声。

从2020年以来,投资成了全民议题,诸如高瓴、红杉这样的机构频繁被讨论,基金经理也经常被骂上热搜。聚光灯下不再是明星爱豆,而是把控他们的资本。这些人不停地出书、讲话,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其目的也很简单,毕竟新韭菜已经熟了,90后都要超过30岁了。

所以,雪湖的不再低调就很好理解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作者: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