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降价、花样收费 二手奢侈品电商薅了谁的羊毛

原标题:“强制”降价、花样收费 二手奢侈品电商薅了谁的羊毛

  二手奢侈品电商眼中的万亿市场,或许是从买卖中“克扣”而来。近日,多位用户向北京商报记者报料称,卖家在二手奢侈品平台红布林寄卖商品时不能自主设置销售价格,随着上线时间拉长,平台不断下调商品价格。与此同时,当卖家不同意“低价倾销”时,平台还做出“强卖”行为。最终售出商品后,进账收入远低于预期,其中还扣除了佣金优惠券等费用。二手奢侈品以低价引流,而羊毛却出在羊身上。

  用户朱女士(化名)报料称,她去年在红布林平台寄卖一款Moncler(盟可睐)羽绒服,当时买入价格约为5000元。朱女士将这款羽绒服在红布林寄卖、上架时,标记价格为3400多元,但当买家拍下后,除去佣金等支出,朱女士仅收到了2000元。2000元的进账收入远低于朱女士的心理价位。

  朱女士找到红布林客服,希望平台给出解释,并希望与买家协商取消订单。针对定价标准和成交价格,红布林客服人员强调,朱女士寄卖时选择了“极速变现”模式,实际交易价格在卖家用户确认过的价格区间内。卖家用户选定“极速变现”模式后,将不能再参与商品自主定价。

  红布林对寄卖商品有三种调价模式,分别为极速变现、中速变现、自主调价。红布林提到的“极速变现”便是将商品价格压得更低。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在红布林寄卖一款包袋商品,并分别选择了平台的中速变现和极速变现模式。该款包袋通过审核后,当记者选择中速变现模式,红布林自动设定的初始售价区间为1134-1620元。随后调整为极速变现模式后,售价区间变为810-1620元,极速变现的“低价”较中速变现的“低价”少300多元。如果商品以各调价模式的最低价格成功售出,价格相差约26%。

  对于上述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红布林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在用户发起提交寄卖流程的用户须知里有告知定价调价规则。当用户的商品通过线下审核鉴定后,平台会邀请用户定价,用户可根据规则选择调价模式。

  该负责人解释称,红布林寄卖的极速变现和中速变现都会明确告知用户调价规则、售价区间、到手价格区间等信息。用户可根据自己变现需求合理选择定价模式。除此之外,平台还会告知用户当前时间段售卖价格的最高到手价与最低到手价,如用户不满意此价格,在售出前,亦可在系统中自行选择召回、更改定价模式等操作。如仍有其他特殊要求等,也可与平台客服协调解决。

  不过,红布林寄卖业务的“用户须知”中提到,用户选择极速变现模式后,不可修改为中速变现、自主调价。这也就意味着,当用户选择中速变现与极速变现模式后,寄卖商品的价格只会越来越低。

  朱女士除了对定价模式、调价模式等十分费解之外,还对支付给平台的费用有所疑虑:从售价3400元,到用户实际收入2000元,中间的1400元都支付了什么?对此,红布林客服回复朱女士称,买家用户可以在平台标记售价的基础上使用满减优惠券,优惠券的折抵金额需要卖家用户承担。

  客服还强调,寄卖卖家还要向平台支付服务佣金、转账手续费、鉴定费等支出费用。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时发现,客服向朱女士解释时告知平台要收取的手续费,红布林在此前已经取消。2021年1月4日,该平台取消了收取39元鉴定费及1%的手续费的制度。

  多数二手奢侈品电商均会收取鉴定费、手续费、佣金等。一般情况下,红布林对寄卖商品在实际成交价格的基础上,收取20%的佣金,最低收取佣金50元。同为二手奢侈品电商的妃鱼对平台定价的商品抽取12%,协商定价抽取15%,自主定价抽取20%,另外加收80元的养护费。

  在业内人士看来,平台挤压卖家用户的售价,从中收取高额佣金、手续费等,并非长久健康的运营模式。奢侈品领域专家、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应该以品牌为核心,优化用户服务体验,包括寄卖流程、沟通流程、产品鉴定等各个方面。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DF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