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增、可转债、配股齐上阵 银行花样“补血”强身

摘要
【定增、可转债、配股齐上阵 银行花样“补血”强身】1月以来,多家上市银行加快“补血”进程。业内人士认为,2021年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需求仍然迫切,核心一级资本将是最主要看点,预计配股会日渐成为中小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选择。

  1月以来,多家上市银行加快“补血”进程。业内人士认为,2021年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需求仍然迫切,核心一级资本将是最主要看点,预计配股会日渐成为中小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选择。

  宁波银行拟配股融资

  1月22日晚,宁波银行发布公告称,拟配股募资不超过120亿元,此次配股按每10股配售不超过1股的比例向全体A股股东配售,本次配股募集资金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宁波银行是继江苏银行之后,又一家启动配股募资的上市银行。此前,宁波银行进行多次再融资,定增、可转债、优先股均有涉及。

  记者发现,结合宁波银行配股预案中的募集资金金额(不超过120亿元)和配股数量(不超过6.01亿股)分析,宁波银行配股价预计在20元/股左右。而截至1月22日收盘,宁波银行股价为37.79元/股。这意味着,宁波银行配股价格接近“折半”。

  华西证券分析师刘志平表示,宁波银行选择在目前较高估值和股价水平下通过配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其出发点在于:通过配股方式融资相对效率会提升,此外,配股价格相较其A股股价有很大折价,可以增强市场接受度。

  “补血”速度加快

  除宁波银行外,今年以来还有多家上市银行的“补血”进程也在加快。

  1月8日晚,邮储银行发布公告称,银保监会原则同意该行非公开发行A股方案,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00亿元,用于补充资本金。1月20日晚,上海银行披露可转债募集说明书及发行公告,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200亿元,用于支持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并在转股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便有银行不断补充资本“弹药”。据兴业研究数据统计,2020年上市城/农商行通过可转债、定增、配股等多种方式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当年完成资金募集557.3亿元。

  上市银行为何要开足马力“补血”?

  一个不得不提的背景是,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银行逆周期让利实体,资产质量受到影响,商业银行需要更多的资本金来抵御风险,核心资本能确保银行增长的持续性。

  中泰证券认为,银行“跑马圈地”式规模扩张模式带来持续的核心一级资本压力。过去银行的商业模式注定了其再融资有一定的周期规律。近几年,银行在资产规模持续高增的情况下再次涌现对资本补充的需求。

  配股可能成为新选择

  从再融资方式来看,定增、可转债和配股都是上市银行青睐的核心一级资本补充方式,但这三种方式各有优劣。

  中泰证券分析,银行再融资除了考虑自身融资成本,还需要考量投资者参与的问题,涉及到银行估值、风险权重计量等难点。在核心一级资本补充上,当前大部分上市银行市净率(PB)低于1倍,银行想通过定增(定增不低于1倍PB)与可转债(可转债转股价要求不低于最近一期每股净资产)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在寻求投资者方面较难。

  “由于监管对定增要求趋严,流程相对繁琐,近年来定增已不是上市银行补充核心资本的主要渠道。”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表示。

  中泰证券统计了2006年-2018年间上市银行再融资公告披露次日的股价走势,发现定增、配股直接增加银行股供给,对股价压力较大,可转债次之。

  正因可转债对于股价压力较小,可转债一度成为上市银行的“心头好”。郭益忻认为,相对其他品种,可转债能够兼顾发行人和投资者的诉求,是匹配度较好的品种。对于投资人而言,优质上市银行的可转债条款相对优厚,一旦完成转股能够获取较好的收益,属于稀缺的品种;对于上市银行而言,其自身存在强烈的补充资本动机,有很强的意愿在较短时间内完成转股。

  根据现有情况来看,上市银行可转债转股比例并不理想,不少银行纷纷下调转股价格。

  展望2021年,郭益忻认为,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仍迫切,核心一级资本将是主要看点,上市银行将各自突围,多措并举。

  中泰证券则表示,大银行资本补充以其他一级、二级资本为主,股份制银行与城商行则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为主。预计配股会日渐成为中小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选择。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DF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