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在新的市场环境下,“抓大弃小”渐成A股市场的主流投资策略。当下还去举牌一家沉疴累累的ST公司,堪称“非主流”的操作。

  冒出来的举牌:主动还是被动?

  *ST目药1月25日晚间公告股东李俊凤、李洪辛、李杰和周永政于1月20日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四人共计持有673.5608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2%,构成举牌。从资料看,四人的住所/通讯地址均在山东,各方构成一致行动人后,将在公司股东大会中行使提案权、表决权时保持一致,理由是“出于看好公司的中医药行业发展前景”。

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众所周知,5%的持股比例是资本市场一条红线,若触及举牌线,股东方在未来6个月内不能卖出股票。因此,在多数情况下,纯财务投资者会竭力避开这条线,以保持“进退自如”的投资节奏。

  那么,这四名山东盟友为何要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呢?

  细查公告,李俊凤等四人建仓*ST目药股票始于2020年7月,至2020年8月12日累计持股已超过举牌线,达5.27%,后进一步增持至5.52%。据测算,四人合计耗资约5500万元,投资成本约8.2元/股。

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这种情况,有可能是因为股东方的趋同交易比较明显,通过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来‘亡羊补牢’,也可能是为了向外界展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坚定看好。”投行人士说,“但如果四人早就达成了一致行动买入股票,在持股达5%时不停止买入并对外信息披露,则已涉嫌违规。”

  新一轮博弈暗生:谁能掌舵?

  被“看好”的*ST目药其实处境不佳。作为杭州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即*ST目药)1993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主营原料药、中成药、西药以及保健食品。但是,在长达28年的资本征途中,天目药业主业江河日下,却因控制权频繁易主、重组屡战屡败而出名,长期靠变卖资产勉强“保壳”。

  2020年底,由于涉及多项重大信息披露违规事项,*ST目药及相关方领到了上交所的多份监管措施。

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画家出身的章鹏飞,作家出身的长城系赵锐勇,资本掮客杨宗昌、宋晓明等,均曾坐上天目药业的实控人席位,但同时均忙于资本运作而漠视主业发展。2020年9月,*ST目药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败诉,法院拍卖其所持20.53%的股份,最终永新华集团旗下子公司永新华瑞以4.515亿元的最高应价胜出,成本约18.06元/股。

  资料显示,永新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李永军、刘新军,旗下拥有房地产文化、投资等众多产业版图,且是两家港股上市公司的股东。

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不过,通过法拍入局的永新华瑞只是二股东,持有*ST目药22%股份的原第二大股东汇隆华泽,被动升任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汇隆华泽的入局又是另一个故事——2017年初,青岛国资背景的汇隆华泽半路杀出,四度举牌天目药业,耗资约8亿元,成本高达30元/股,点燃了控股权争夺战,之后双方妥协“停战”。2019年初,资金链告急的长城集团,又与汇隆华泽的股东洽谈控股权转让,结果演变成了一场纠纷。

  随着长城集团出局,*ST目药控制权悬疑再起,公司前两大股东永新华瑞、汇隆华泽目前是何种姿态及意图,尚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家公司对*ST目药的投资浮亏严重,以1月26日收盘价8.4元计算,永新华瑞、汇隆华泽的浮亏比例分别为53%和71.5%。

都在“抓大弃小” 这家10亿市值的ST公司却突然被举牌 有啥玄机?

  注:月线股价走势

  在上述复杂背景下,李俊凤等四人在短时间内大量买入*ST目药股票并达成“一致行动”颇耐人寻味。这一新生资本阵营会倒向老乡国资汇隆华泽,还是支持永新华瑞,抑或有其他利益诉求?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DF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