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鑫:搏击600天,打掉恶势力团伙


  时隔3个月,浙江省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预审大队大队长金鑫依旧清晰记得,当得知“1·26”网络恶势力团伙被判刑时自己欣喜若狂的情形——这起时间跨度长达10多年的涉恶案件,在经历了600多个日日夜夜的奋战后,终于变成经得起历史考验、法律考验的铁案!“这是我警察生涯中的高光时刻!”金鑫骄傲地说。

  案件取证就像是考古 

  2019年1月,正在组织预审大队集中培训的金鑫接到了一份不同寻常的调令。此时,“1·26”专案组刚刚成立。

  “犯罪嫌疑人尚某身份特殊,作案手法隐蔽,案情错综复杂,很多线索都可追溯到10多年前,时间跨度极大。这类案件在全国都属罕见,没有参照。”他下定决心,要把这起案件办成铁案。于是,他带领预审大队全体民警主动放弃春节假期,开始全面投入该案的侦破工作中。

  之后的一年多时间,加班加点成了常态。“早上8点半在分局开完碰头会,部署完工作就开始忙办案,一直到晚上12点多才下班……”金鑫感慨。

  案件取证就像是考古,年代久远、线索稀疏,知情人很多都已退休,有的离开杭州,有的已经去世,这一切都需要办案民警不断抽丝剥茧,精心还原每一条线索,从中发掘出隐秘的关键证据。在几个月走访中,金鑫和专案组的同事跑遍了全国11个省市,走访了8个行业的270余人,光是取证的记录光盘堆起来就有2米多高。对于所有采集的证据,他们按照要求全部补上详细说明,并一一注明了证据来源。

  取证中最困难的是要做通受害人的工作。多数受害人出于隐私考虑不愿配合,为此金鑫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有一次,他为了说服一名受害人,屡吃闭门羹直至第6次上门,才打开了对方心扉。

  镜头下审讯的典型范本 

  “1·26”专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尚某极其小心谨慎,反侦查意识很强。在审讯过程中,尚某屡屡偷换概念来为自己的行为狡辩。金鑫始终相信,面对技艺精湛的“猎人”,再狡猾、再会隐蔽的“猎物”也无处藏身。

  为了突破尚某的心理防线,他时常从早到晚琢磨审讯提纲,哪怕一句简单的问话也往往要琢磨上四五个小时。“我这么问,对方会怎么回答?会不会有反作用?我们的执法环节,如何在保证严格规范的同时,不被狡猾的犯罪嫌疑人所利用?”这都是他要考虑的问题。

  金鑫和同事用了近一个月时间,看完了长达700多个小时的审讯视频,从中寻找案件突破口。“除了要听审讯,还要捕捉尚某的表情,一天十几个小时下来,大家的眼睛、耳朵都隐隐刺痛。一位女同事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眼泪直流。”他说。

  在办案过程中,检法机关对专案与办案人员存在不同认识。凭借对案件的熟悉程度以及与检法机关多年打交道的经验,金鑫主动与检法机关沟通,一同探讨研究案件。在政法委每周牵头的工作推进会上,他作为专案组发言人多次有理有据地提出对该案的观点建议,得到其他部门的一致认可,为专案顺利推进贡献了力量。

  600多天不破不休的决心 

  “这是很多人一辈子也遇不到的大案要案,如今在我手中,哪怕案子再难,我也要想尽办法把它办了!”每当办案遇到阻碍时,金鑫总会这样自我激励。

  从警20年,金鑫一直活跃在刑侦岗位上。他办的第一起案件是一起系列抢劫轮奸案。当时他才20来岁,与4名和他年龄相近、异常狡猾的嫌疑人几番交锋,终于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了案件突破口。4名嫌疑人最终在大量证据面前认罪服输。

  侦办“1·26”专案就是又一次遇到了硬骨头、真难题。从2019年1月被调入专案组,到2020年8月该案恶势力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审判,600多个日日夜夜,金鑫数不清有多少个节假日在加班,也记不清多少个日夜废寝忘食地奋战在专案工作中。

  金鑫的妻子平时工作也很忙碌,一对儿女只能交给老人带。因为忙着办案,金鑫每天回家早出晚归,总是没有机会多陪孩子们一会儿。他告诉记者:“每次儿子在电话里和我说‘爸爸又放我鸽子的时候’,我就感觉亏欠他很多。只能争取多为家人做一顿早饭,多送孩子上一次学。但是为了更多人平安,为了守护好老百姓,我们一家再苦再累也都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