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水泥产能过剩价格下跌大部分企业全线亏损(转载)

在辽宁中北水泥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王俊平提起去年的水泥销售情况,至今还不能平静,他把2010年定位为辽宁水泥行业最悲哀的一年。
  王俊平:我们在投标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议论,整个我们这个水泥行业的销售,也都在一起议论,说我们今年是最悲哀的,走到市场以后,就是一个三孙子辈的,客户瞧不起我们。
  王俊平:整体我们水泥行业,中部地区的水泥行业,在2010年全行业都亏损,2010年平均售价一下下降到270多块钱,这样呢这个价格就低于成本了。
  王俊平:有的用户就可以直接这么说,我今年一分钱不用花水泥款,我水泥有的是,因为你们水泥行业,水泥产能过剩,你不卖,别人卖。我要是花钱买水泥,我太吃亏了。
  王俊平:在沈阳大概有70家商混站,这70家商混站,2010年欠我们水泥行业的水泥款,我们调查应该在6个亿左右。
  王俊平:我去年365天,得说在三十的晚上还在外边要债,要帐,企业为了生存没有办法。365天没有休息日,领导看也挺可怜的,休息休息吧,在家你根本躺不住,一般礼拜六、礼拜天根本没有,除非是身体原因。
  蒋春生 辽宁中北水泥集团销售分公司副总经理
  记者:是不是他们的收入也是跟销售挂钩的?
  为了拿到水泥订单,很多销售人员不惜一切成本代价,去抢夺客户资源,甚至有的已经低于自己的成本。最终水泥销售,变成了成本的较量,比哪个生产厂家亏得起,哪个生产企业能给到最低的价格。
  主持人:2010年,对于辽宁水泥市场来说是煎熬的一年,对于水泥企业出现的亏损,我们不仅有这样的疑问-----现在水泥的生产成本到底是多少钱?水泥的生产厂为什么会选择大打价格战呢?
  石凯 辽宁交通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记者:为什么亏损那么多?
  那么水泥的生产成本到底是多少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生产水泥最主要的成本发生在熟料生产阶段,几乎占到95%的比例。而所谓水泥熟料,就是用石灰石添加其他辅料烧制水泥半成品
  生产水泥熟料的主要材料就是从山上挖出来的石灰石矿,那些石头经过破碎之后,通过传送带送到生产区进行加工。不过生产水泥的主要成本并不是那些石灰石,而是煤炭和电能。
  记者:像这个煤得多少钱一吨?
  记者:去年呢?
  据记者了解,现在水泥生产主要成本是煤炭,一顿水泥要消耗七千大卡的标准煤110公斤左右,而发热量在五千大卡的普通煤要消耗的数量还要多,煤炭消耗几乎占到整个水泥生产成本的50%以上。
  石凯:用电量最大是水泥窑的风机、磨机和水泥磨,这几个部位用电量比较大。
  石凯:我们这个电厂收尘器,这种收尘器我们全厂几十台,整个投资大约是6000万,基本上看不到灰,达到国家的排放标准。
  石凯:每天发电大约在20万度,这样解决了全场30%用电的一个指标。
  石凯:现在我们水泥厂有很多工业废料在使用,像我身后这个是脱硫石膏,全年大体消耗在3万吨左右,这个是钢厂的钢渣,全年大约消耗在16万吨。我这面是建筑厂的废石灰石,一般把它用在修路什么,我把它用作混合材,全年消耗大约在10万吨左右。
  记者:每吨你们要亏多少钱?
  主持人:水泥作为一种最基础的建筑材料,广泛应用于各种工程、建筑领域,我们居住的房子、每天行走的道路,以及城市里每一个角落都要用到它,。可以说水泥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材料,。然而水泥产业出现的这种不正常的市场现象也更让大家担忧,那么辽宁水泥企业大面积亏损的背后有什么原因呢?
  长春亚泰集团也是一家生产水泥的大型企业,2010长春亚泰集团进入辽宁市场,对铁岭市铁新水泥公司进行了资产重组,然而就在资产重组的过程中,他们遇到了辽宁水泥市场的低谷。
  孙相金:业绩2010年,就是整个亏损是9480万。
  孙相金:亏损的主要原因还是成本高,售价低,主要还是这个因素影响。
  孙相金:去年熟料生产是196万吨,水泥生产122万吨,合了是310多万吨。
  史新盛 亚泰集团铁岭水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记者:停了多长时间?
  在亚泰铁岭水泥公司的成品库区,那里的销售更冷清,袋装水泥的厂区已经停止使用,而散装水泥的车辆场地,只有一辆灌装水泥车在装车。
  对于辽宁水泥价格低的原因,孙相金直指那些小的水泥厂。
  孙相金所说的小水泥厂,一少部分是采用立窑生产熟料、产量比较小的水泥厂,还有一大部分是不生产熟料的粉磨站。那些粉磨站从大的水泥企业购买水泥熟料,然后自己添加石膏、粉煤灰等辅料,经过粉磨机研磨成水泥。由于那些小的水泥企业成本低,再加上生产、管理不规范,使得这些小水泥厂的成本要比大企业低不少。
  孙相金告诉记者,跟小的粉磨站相比,大型企业最大的成本就是人工工资和社会保险。目前五险两金已经占到整个工资总额的40%以上,他们公司每个月人员工资是250万,而保险这一块的费用就要七八十万。
  对于2010年水泥遭遇价格低谷,不仅孙相金是这种想法,辽宁交通水泥公司的石凯也认为,是小水泥厂搅乱了去年的水泥价格。
  石凯:现在看主要原因就是辽宁中部的水泥厂太多了,有的小厂不遵守市场规律,在降价处理。
  王友春 辽宁省水泥协会会长
  主持人:小水泥企业带头打响价格战,并且让大企业感到头疼,这让人有点哭笑不得,但是采访中我们发现,小水泥之所以大打出手,恰恰和一些大水泥项目仓促上马也有直接的关联,来看记者的追踪。
  王友春 辽宁省水泥协会会长
  辽宁省水泥协会会长王友春告诉记者,这些大型企业进来之后,纷纷上马大型的熟料生产线。在辽宁天瑞公司记者看到,那里正在建设第二条日产5000吨熟料生产线,那里的工人告诉记者,今年5月20日,这条新的生产线将投入生产,那么公司两条生产线就可以日产熟料10000吨。
  记者:现在咱们辽阳这个厂子大概产能是多少?
  王友春:我们辽宁现在有44条新型的水泥生产线,熟料的总产能已经达到4300万吨,如果这些熟料都变成水泥的话,预计可产水泥7200万吨。
  王友春:就短短的两年多时间,有13条5000吨线投产,产能释放量非常集中,也非常巨大,每一家为了在有限的市场,就这么大,多占点份额,就是搞低价倾销,这个低价倾销以后,造成的恶果就是企业严重亏损。
  陈亚春:应该说辽宁省在东北来说,属于产能严重过剩的一个省份,由于产能的严重过剩,几个大的水泥企业互相之间进入了无序的竞争,造成了产品的价格,严重的偏离成本,低于成本,这个是最主要的。
  王友春:2008年换生产许可证的时候,全省有200家水泥厂,200家水泥厂5000万吨水泥产能,平均一家20多万吨。数目多,平均规模小,这也是造成恶性竞争的一个主要原因。都想活下去,谁都不想死,最后没有办法就开始拼。
  在辽阳的一家大型水泥厂,记者看到去年生产的熟料还露天堆放在厂区里,那些露天堆放熟料由于放置之间太久,性能已经大大衰减,只能当做辅料添加到水泥生产中。
  宓敬田:冬季的熟料生产形成了一个恶性的低价倾销,倾销给谁?倾销给没有熟料的粉磨站,这些粉磨站买到低价熟料以后,再大量去卖期货水泥,那么就造成了整个全年的水泥价格,没有机会再去抬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