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食用油存战略隐患:国际巨头垄断生产加工

全球石油安全、粮食安全之后,食用油安全又成为一个事关国家战略的新课题。
    目前中国食用油的战略安全隐患,不仅表现在原材料供应环节上种植面积的急剧减少,更存在于生产和加工环节上国际巨头的垄断,以及高达60%以上的进口依存度。
    除此之外,国际市场上“粮油转能源”这一大趋势所带来的长远威胁,以及西方转基因大豆与西方食用油浸出工艺对中国食用油质量安全的潜在隐患,都在发出一个警示信号:中国将如何保障食用油的战略安全?
    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隐患有多严重
    在人们纷纷谈论中国的石油安全、粮食安全的时候,食用植物油的战略安全隐患也悄然降临,不仅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关注和担忧,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也首次将其纳入视野。
    众所周知,作为13亿人口大国,中国以世界十分之一土地养活了世界五分之一以上人口,粮食安全一直是国家战略安全重中之重,但近几年来,中国的粮食自给已得到基本保障,且出口开始大于进口。相比之下,食用油却一直过度依赖进口,依存度高达60%以上。2007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国际石油、粮食价格持续性上涨,以及中国南方百年未遇冰冻雪灾直接因素,中国出现了以食用油、猪肉为明显特征的结构性物价上涨,已凸显中国食用油的战略安全隐患。
    温总理在今年3月份的十一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特别要加强粮食、食用植物油、肉类及基本生活必须品和其他食品生产”。并提出“国际环境变化不确定因素和潜在风险增加,必须充分做好应对国际环境变化的各种准备,提高防范风险的能力”。这是国家宏观调控政策首次锁定食用植物油。
    事实上,中国食用油早已存在严重战略安全隐患,迫切需要认真分析、高度重视并积极应对。下面从五个不同层面和不同环节来分析和解读食用油的战略安全隐患。
    1.食用油消费量28年增长4倍多,
    60%以上依赖进口
    ――中国食用油内在需求与对外依存度呈高危态势
    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是人类所需的三大营养素,植物油富含高脂肪和多种营养素,占人体所需比重的1/3以上。根据中国统计年鉴“中国人均食物消费结构的变动分析”,中国的人均粮食消耗量呈下降态势,从1978年的195.5公斤降为2006年163.6公斤;而同期的食用植物油人均年消费量则从1.6公斤上升到6.7公斤,增长了4.19倍,并仍呈增长态势。
    与食用植物油上升需求相反,中国食用植物油种植面积不断减少,生产自给率越来越低,60%以上依赖进口原料或直接进口食用原油,2007年中国食用油总消耗2300万吨,总供给2380万吨,其中直接进口食用油800万吨以上,大豆进口3000万吨以上,中国食用油自给率早已超出国际安全警界线,已无战略安全可言,并战略储备极低。
    2.中国5年内从大豆净出口国变
    为最大进口国
    ――我国油料作物品种及其种植结构性失衡是我国食用油战略安全根本隐患
    世界三大植物油品种――棕榈油、大豆、菜籽已占我国食用油75%以上市场份额,其中:棕榈油100%进口,大豆及其大豆油2/3以上进口,菜籽虽全部自给,年产仅1500万吨油料约生产350万吨食用油,其他25%为花生、葵花和芝麻、棉籽等油种。
    目前,棕榈油已广泛用于中国食品加工;中国传统油料作物大豆在西方巨头转基因大豆冲击下节节败退不断萎缩,从1995年以前净出口国,到2000年成为最大进口国。2007年我国国产大豆产量仅为1400万吨,同比下降12.32%,大豆种植面积也同比下降了6.25%,大豆种植面积出现第一次历史性逆转;近年花生种植和花生油产量略有增长,年产1500万吨原料约生产300万吨食用油;菜籽在我国南方广泛种植,但市场波动很大,总量不高并近年一直徘徊不前,2008年南方冰冻雨雪灾害将大面积减产。因此,2008年中国食用油进口依存度仍将进一步加大。
    大豆危机与中国食用油危机的根本原因是因中国油料作物品种及其种植结构性失衡所引起的,是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的根本隐患。
    3.中国64家大型油脂企业总股本
    的66%控制在跨国粮商手中
    ――国际巨头垄断是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的现实威胁
    目前,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中国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其食用油供应的75%以上已被拥有百年历史的四大跨国粮商“ABCD” 所控制,即ADM(ArcherDaniels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Dreyfus)。跨国粮商在中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的64家企业参股控股,占总股本的66%;中国食用油三大品牌“丰益嘉吉系”的金龙鱼100%外资,“中粮系”的福临门100%国资,鲁花51%民营资本(25%丰益,24%中粮)。三大食用油品牌占中国食用油70%以上市场份额, 其中“丰益嘉里系”独占中国食用油近50%市场份额,而“中粮系”食用植物油的主要贸易进口对象仍是美国ADM。国际巨头凭借资本和历史与经验的优势,已完成对上游原料、期货,中游生产加工、品牌和下游市场渠道与供应的绝对控制权,即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的“安全门”已不在国人手中,已现实弱化了政府调控能力,这不仅对食用油乃至对国家安全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直接威胁。
    4.石油突破120美元,粮食有了
    新用途
    ――粮油转能源的趋势是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的长远威胁
    国际石油价格持续上涨,在突破100美元历史性高位之后,近期又再次创下120美元新高。欧美工业发达国家早已立法加大生物能源的开发,棕榈、大豆、玉米等高油料品种是首选对象,此为世界粮食和食用油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其发展势头很难扭转。石油是不可再生资源,石油价格高位运行与更多粮食转能源是大趋势,这对过度依存国际市场的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是长远威胁。
    5、22%的高出油率诱惑和六号轻
    汽油危害
    ――西方转基因大豆与西方食用油浸出工艺是中国食用油质量安全的潜在隐患
    国外转基因大豆高产值、高出油率(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出油率为17%、国外转基因大豆为22%)与浸出工艺的低生产成本是国产大豆不断萎缩的重要原因。目前我国食用油不仅原材料基本采用进口转基因大豆,工艺也基本采用西方浸出工艺,即采用溶剂油(六号轻汽油)将油料充分“浸泡”,然后经过260高温精炼再“六脱”出成品油,不仅破坏了食用油营养成分,其化学溶剂残留以及转基因成分长久食用对人体健康极为有害。
    目前,有关部门仅在标识中要求注明“转基因”与“非转基因”、“浸出”与“压榨”,以此提供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但事实上,很多中国消费者对此专业提示并不知情,而受价格因素影响又难以有实质性选择。更重要的是,因为中国食用油结构性失衡导致供不应求,政府更难从健康角度积极宣传倡导。
    可以预见,国外转基因原料与浸出工艺对中国人体和环保的危害将是潜在并长期的。
    发展花生产业 保障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
    从表面上看,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隐患主要是大豆种植面积减少、跨国巨头控制等因素造成的;但若要从根源上追究,还要归咎于我们长期以来对粮食产业认识的误区,以及建立在此认识基础上的产业政策。
    现在,如果能够将花生等油料作物纳入粮食安全体系中考虑和安排,对花生产业给予政策扶持,那么通过提高食用油料中的花生种植比重,优化现有的食用油结构,可以极大地保障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
    像重视粮食一样重视花生等油料作物
    粮食安全一直是国家安全重中之重。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其中有10个中央“一号”文件专文着力农业发展,尤其近五年中央连续五个“一号”文件加大对农业的支持力度,国家连续四年粮食增产,并在 2007年实现历史性粮食净出口991万吨,大大高于净进口160万吨,我国粮食自给率达到95%以上,已基本实现国家粮食的战略安全。但在对粮食的定义与认识上,我国目前仍存在很大误区。
    首先,应改变对粮食与油料作物认识与政策的偏差。粮食一般被认为是稻谷、小麦和玉米,我国国家统计局粮食的定义还包括豆类和薯类。世界上关于粮食(Food)的定义更为广泛,包括一切能够提供营养的可食用物品。我国将大豆归为粮食范围,但对其他油料作物却归为经济作物,粮食作物可获得国家诸多政策支持,但对经济作物主要依据市场调节,此为中国油料作物与食用油一直未能象粮食一样稳步发展并每况愈下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应该像重视粮食、大豆一样重视油料作物,特别是重视花生、葵花等高等油料品种。
    其次,中国食用油战略安全根本出路在于立足国内油料作物多元化种植,重点扶持并培育高产量、高产值、高出油率油料品种,扶持国内龙头生产企业,打破或抑制国际巨头垄断格局,改变油料品种种植与国际巨头行业垄断双重结构性失衡。
    结构性失衡是安全的最根本隐患也是最大威胁。中国粮食安全应包括食用植物油的安全,当前粮食需求总体平衡与基本自给,以及食用植物油需求激增与过度依赖进口,不可偏废食用植物油的战略安全;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粮食作物播种面积从2003年65.2%增加到2006年的67.2%,而大豆的种植面积呈逐年下降态势。在稳定大豆种植面积并在不与粮食争耕地的情况下,食用植物油的发展方向只能是在选择能有效利用非耕地并选择高产量、高产值、高出油率油料品种上突破,花生、葵花作物完全符合此选择方向,因此,“像重视粮食一样重视花生产业”,将具有深远战略意义和实用价值。
    去冬今春,我国政府和有关决策部门对食用油已给予高度重视,国务院办公厅、农业部专文下发“有关促进油料生产发展的意见”和“通知”,确定我国油料生产的基本原则、目标、任务和措施是:立足国内、主攻单产、扩大种植面积、加大扶持力度、加强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完善大豆和食用油市场调控、科学引导社会消费、切实强化组织领导等重大决策。但仍局限于对大豆、菜籽和特种油料的政策支持,对花生产业的战略意义与价值依然认识不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1 − seven =